最新文章_青春励志文章集锦|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内容

我的“大学”---校园文章_大学生活文章_散文在线_蜀韵文学网

来源:清风文学网   时间: 2019-07-16

  不知为什么,我总不好意思以“大学生”的身份自居;并且,在我的头脑里,“大学生”三个字是带有讽刺意味的词。如果我经常叫谁“大学生”,其实是不怀好意的。假如还用“学士”“博士”之类的更高级的词称呼你,那可绝不是恭维或者尊敬,老实说,那是我在拐着弯骂人呢。的确,我厌恶那些恃区区一张文凭而得意的人。我知道这是个偏见,然而,我所熟知的一些人物,总使我无法改变这种心态。真是罪过,这种话是该憋在心里的,这里速速打住吧!

 

  那么,就说些我自己作“大学生”时的趣事好了。

 

  我当时已打定主意,要安安心心作“最光荣”的劳动阶级了。我的高考成绩不允许我再有任何妄想。事实上,以我在高中时候的表现,那点成绩,真可算得上超常发挥的。我至今还惊讶于我竟能将英语考到80分以上,我是连那几个英语字母都搞得不大清的人(且勿吃惊,这样的人物还不止我一个呢!)。

 

  更“超常”的事却是,我这样的成绩,居然也有“大学”肯录取。这实在是出乎于意料之外了。接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我兴奋得难以自制,结果一不小心,竟在打开邮件的时候,将那张杂志封面一般的录取书撕了个大裂口,以至于买火车票时,售票员硬是不肯给我半价票,人家认定我的录取书是伪造的。后来我才知道,我当时完全没必要那么兴奋,因为只要肯交学费,似乎阿猫阿狗都可以上这类“大学”的。

 

  我的一个表哥把我送到了我的“大学”里——**职业技术学院。在火车的玻璃窗外,大地越来越变得荒凉空旷。黎明时分,我们的车就接近酒泉了,平坦的戈壁滩像一张铺得不怎么平整的枯黄色的厚毛毯,火车走在其中,仿佛也没了精神。我还记得那时是九月初,然而铁轨的两旁竟已染着厚厚的霜花。我忽然想起“胡天八月既飞雪”的诗句来,按农历算,当时确是八月左右,这样的天气,下起雪来毫不足奇。

 

  说真的,我的新学校虽然让我厌恶,但校园的宽阔与美丽,在甘肃来说,可的确算得上一流。我在兰州的几所名校里游玩过,除了“交大”的校园还可一比之外,别的学校,要寒碜得多。我和表哥初到这里,几乎要迷路。青黑色的大道两旁,种着各色花草,还有一排排的杨柳。教学楼后面,还有一个不小的公园。这园子叫什么名呢?我一点都不记得。我只记得,有一块特大的光滑石头上,龙飞凤舞的写着它的名字——这样的石头标识物,在我们校园随处可见。酒泉的夜光杯十分著名,打磨这种器具的优质石子,据说也很有价值。校园的石头,不知是不是这种有价值的,然而在我看来,石头就是石头,管它价值的高低呢!当然,风雅之士是不这样看的,在他们眼中,连人都有优劣高低之分,何况石头!我的一个舍友,很喜欢到戈壁滩上拣石子,以至于宿舍的洗脸台窗台等空闲的地方,堆着很多形形色色、大小不一的石子,可是,有用或者有价值的,终于一个都没见到,最后是被统统扫进了垃圾篓里。

 

  我住在一间八人的集体宿舍里。宿舍的设施很齐全,有电视,也有厕所,还有一个小阳台,唯一的不足,是缺少一套写字的桌椅。什么都是安排好的,我们在原来的那间宿舍里住了一段时间后,却不知因为什么原因,被管楼的那些东西逼迫着搬了一次宿舍。于是,我们就到这间我住过将近三年的这间宿舍里来了。在这间宿舍,站到厕所门口的小阳台上,抬眼就能看到峰头白茫茫的祁连山。

 

  我们的宿舍里,每天都会发生或者听到一些有趣可笑的事情。

 

  宿舍的隔壁,住着音乐教育班的学生,整天吵嚷不休。他们有事没事都要来我们宿舍里坐一会儿,后来,两个宿舍几乎不分彼此了。他们之中的好几人都有一把不错的木吉他,常常被借到我们宿舍来,可是没有一个人会弹。就是那些专门学音乐的学生,依我看,会弹的人也不多。然而,隔壁有一个皮肤黝黑、身子瘦瘦的男生,音乐玩得的确不错。他不但弹得一手渭南市癫痫病医院预约挂号很好的吉他,还是全校有名的鼓手。有一次,学院举行运动会,我们系里的体操表演,就是由他打架子鼓指挥的。隔壁那一班人里,我也最喜欢他。别的人除了大吵大嚷外,就会吼两声俗气的调子。快要毕业的一个晚上,隔壁那个比我们更乱哄哄的宿舍里,忽然比以往更厉害地吵嚷起来,还夹杂着摔东西的声音。一问才知道,是那个鼓手跟另一个长得像鲁智深的同学发生了战争。我不由想,玩音乐,他在那几人中,算得上出类拔萃;但若打起架来,怕不是他们的对手,尤其那个“鲁智深”,说不定会给他来个倒拔杨柳呢。这场战争到黎明时分才结束,也不知谁胜谁负。后来,这个鼓手背着他的吉他,应征到军团里当文艺兵去了。

 

  我的一个舍友,曾拜了那个鼓手做他的师父,可我终究不知道,他向他的师父学的是什么乐器,吉他呢,还是架子鼓?因为他虽然常常弹吉他,却弹不出任何一丝像样的音乐,只会把琴弦拨得大响;架子鼓吧,我又从未见他碰过。这人的特长,其实是与人交际。无论跟谁,他一见面便能搭上话,不用过几分钟,就会聊得热火朝天。不知什么缘故,他总要约我跟他一起去卫校。

 

  这所学院的校园,其实是两个学校合并的:一个是我们的技校,一个是酒泉卫校。我的舍友为什么要去邻近的卫校呢?这大可不必说,明白卫校里最多的是什么就可以猜得到。当然不用去那里看病,我的这位舍友个头虽小,却是个很健壮的男生。他一到下晚自习,就或者打电话,或者发短信,告诉我说“在花园里等你,去卫校。”这时候,卫校的学生也刚下自习,两排昏黄的路灯下,全是身着红色校服的女生。

 

  “美女,带我们去买点药吧。”舍友总是这样与那些女生搭讪。不知为什么,这么幼稚的谎话,却总有人相信。

 

  “啊,你们自己去吧,就在前面呀。”女生常常装得害羞地说。

 

  “是吗?哦,谢谢!介不介意把你的手机号给我?交个朋友。”舍友立时就单刀直入地问。他已经打开手机,准备记号码。(我当时以为仅仅是要记号码,其实却另有玄机。据他自己说,之所以把手机打开,递到人家面前,其实是借着手机的光,详细看清对方的面貌。他说,朦胧路灯下看起来很漂亮的女生,白天再看到时,会吓你一跳。)说也奇怪,大多数女生就会愿意把号码留下来。不用几天,便开始约会了。舍友的这一套,后来我也得到真传。

 

  高尔基的《在人间》中,写到一个叫雅科夫的烧锅炉的船工,他说过这样一段话,“你以为那些女人不知道男人在骗他吗?你错了,朋友,她们什么都知道!但是她们喜欢这样,喜欢装得什么都不知道,被男人骗的样子。”我想,这话也许不假。卫校里男生少得可怜,女生其实也巴不得多认识几个男生呢。我甚至遇到过一个主动跟我“交朋友”的女生,她那时还是个很清秀的小女孩。我建议那些想混日子的学生,最好是去上卫校,只要不缺胳膊少腿,准能找一个十分漂亮的女朋友。

 

  二

 

  第一学期,我的时间几乎全用在了这类无聊的事情上。直到出校实习,受了许多委屈,尝到艰辛无助的滋味后,我才振奋精神,决定专心读些有益的书。我彻底看清学校那帮骗子的真面目,也是在那次实习中。全班的人,像许多机器人,被车拉到一家叫“小天鹅”的火锅店里,做最脏累的杂活,洗碗扫地,择菜端盘,拿到最末等的工薪,还由学校决定是否可以发给你。我当时可真接受不了,加上我又不怎么会干活,我的情绪低到了极点!

 

  现在回想在那家破火锅店里干活的三个月,我仍然很愤怒!我们刚到店里,就赶上中秋节,来这家倒霉的饭店里吃火锅的人特别多。我得自早上八点起,一直要在充满热哄哄的饭菜味道的环境中工作到晚上十点钟。我厌恶这里的一切,厌恶店里穿着一色制服的管理人员,这些人像是同一个工匠做成的泥塑,毫无生气地摆在那里;厌恶治小儿癫痫病需要多少钱那弥漫在周围的酒菜味,我宁肯在茅厕里多呆一会,也不肯立刻回到工作的地方;我甚至厌恶那些来这里消费的客人,他们吃得涨红了脸,烂泥一样的脸上冒出浑浊的汗珠,还不断往张开的嘴里塞东西的摸样,简直让我觉得恶心!我时常暗暗诅咒这些张开血盆大口吃喝的客人,总要偷偷在他们的饭菜里做点手脚。现在我自己也开始进酒店吃饭,成了在我印象中十分可恶的客人。每次看到那些可怜的小服务员,我就感到有些内疚。有一次和几个不很熟悉的人一起吃饭,一个留着鸡毛般的枯黄色短发的女人,苛刻地指责服务员上错了锅底,我顿时对她起了反感,恨不得立刻离开这群无聊的人。是的,我至今还厌恶饭店里的许多事物。

 

  我的这种厌恶情绪,很快就被人所觉察。尤其是那个讨厌的“老太婆”,对我这个衣衫不整,行为迟钝的员工极为不满。“老太婆”是这家火锅店老板的妹妹,满脸的皱纹,枯黄的脸色,有时候搽上白粉,正像一个霜打过的蔫瘪柿子干。不久,我早就预感到的厄运终于到来了。中秋过后,火锅店的生意一淡下来,“老太婆”不用什么理由,便辞退了我。跟我一起倒霉的还有四个女生,她们都是很乖顺的人,有的因为干活慢一点,有的因为顶撞过人,有的只不过请过一次假,有一个仅仅只因为没有向人问好,也都跟我有了同样命运。我至今还记得那四个无助的女同学,边收拾衣物边哭泣的情景。坐到车上时,她们已泣不成声,哽咽着,抱怨着。

 

  我们以为学校的老师会理解这件事,会安慰我们的。可是回到学校后,迎接我们的竟是一个接一个的教训和责骂。一个小脑袋、嘴巴突出来的教员,提出了惩罚我们的办法——打扫一周教学楼的公共厕所!由于我是被辞退的唯一男生,更是受到特殊的待遇,每天被叫进办公室反省。那时,我才彻底看清了这群“讲师”“教授”“训导员”的狰狞面目。系主任的办公室里,挂着一个横幅,浓墨写着“厚德载物”四个大字。这些人叫我反省的时候,我就认真盯着这几个字看,我突然发现传统的汉子竟也是那么狰狞,一笔一划都像魔鬼的爪牙。他们也许觉察到了我讽刺的眼神,忽然不让再我站办公室,改为写检讨书。这的确要了我的命,不但能折磨我的身体,更折磨着我的精神。我握着笔,半天连一个字都写不出来。不知怎么回事,在口头撒谎,我想也不用想,很容易就能说出一大堆来;可是,要用笔写违心的话,我总感觉那么别扭与无聊,而且十分困难。

 

  然而,我的心态那时竟愈加乐观倔强了,有一种孤傲的感觉在我心头滋生出来。我的憎恨很快变成蔑视。我蔑视那些明目张胆的骗子,蔑视那些装模作样、道貌岸然并且鬼鬼祟祟的人物!我厌恶痛恨蔑视学校里道貌岸然的人物更深于辞退我的饭店老板。商人以营利为目的,原没有什么好说。但学校是教书育人的地方,教师应是学生的朋友,是学生的看护人,“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试想,我们的这些“终身之父”竟是些无耻的势利小人,是换了面目的吸血鬼,怎不教人愤怒!怎不教人蔑视!

 

  我在学校“反省”了一周。这段时间,据说累坏了我的“老师”们。他们与火锅店的老板进行洽谈,开了好几个会议(不消说,这会议是吃着火锅进行的。“火锅店的老板是个大方好客的绅士!”我的一个老师曾骄傲的说过。),终于达成协议,我们五人继续到火锅店“实习”,但这次连可怜的补贴也没有了——也就是说,经过老师们得辛勤商谈,饭店老板给了我们五人为他白效劳的机会。并且,给这样的机会,还全是看在曾在全班面前赞扬过老板是“大方的绅士”的某老师的面子上(这个老师似乎社交很广,无论你提到哪个有钱有势的人,他都可以详细说明他们是朋友,还总要特别提到不久前还在一起吃过饭)。临行时,许多热心博爱的老师,仍还不忘叮嘱我们要好好珍惜这难得的机会。于是,我不得不再次回到我厌恶的火锅店做苦力。我很惊讶于我的四个女同学,被辞退时那么伤心欲绝,得到再回去的“机会”后,竟那么容易就化悲痛为力量,并立时就喜笑颜开了。

 

  酒泉的冬天来得很早。不知什么时候,街上已积了厚厚的雪羊羔疯诱发因素有哪些。我奉命打扫过几次院子,这次轮到打扫冰雪了。穿着廉价的薄底布鞋,用铁皮托盘铲厚实的冰渣,不一时,我的双手便冻得失去了感觉。过路的行人都用冷淡轻蔑的眼光看我,远远就绕开我。我的领班有一次警告说:“某些人虽然被开除过,可我并没有因此看不起他,——但是,我希望他有自知之明。我不想再多说什么!”我的心开始狂跳起来,脸直发烧。那时,我已经下定决心,一定得做点什么事给这些人看!

 

  我忍受耻辱和辛苦,在地狱里般的度过了三个月。返校后,学校领导格外开恩,发给我250元生活费——这就是我三个月的收入。发放的时候,那个小脑袋的教员特意告诉我,像我这样被辞退过的人,原本是不发一分钱的。念在我的表现还不错的份上,例外发点生活补贴。我当时很不平,但当我看到比我勤恳得多且没有被开除过的一些同学,也拿了跟我差不多的数目之后,立刻觉得,这实在也真是领导的格外照顾。

 

  这年的暑假,我的身上像是有一个无形的枷锁,我的心情怎么也轻松不起来。困苦无助带来的烦恼,常常让我精神恍惚。对那所魔鬼聚集的“大学”,我已不抱任何希望。但我没有决心毅然辍学。我忽然怀念起我的高中时代,怀念那时的每一个朋友。有人说过,“一个喜欢怀旧的人,是因为他目前的生活不如意。”这话大约是正确的。

 

  我记得,这个抑郁的冬天,雪下得特别多。家乡到底是可爱的,毛茸茸的积雪,铺满山涧与田野,多么纯洁的世界啊!不知什么原因,我自此更加喜欢下雪的日子。

 

  三

 

  如果非要我说一点这所学院好处,那么,我会说,这所学校的图书馆,我的确非常喜欢。林语堂说,“上一个什么样的大学无关紧要,重要的是,这个大学里是否有一个好的图书室。”我上的“大学”是不值一提的学校,然而,学校的图书馆,是比较自由舒适的。

 

  图书馆的外貌,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它的右前方是教学楼,后面是一方不大的水池,时常干枯着,池里总有女同学丢下的零食袋,有时还可看到几只脏兮兮的绿皮青蛙在里面咕咕叫。但是,这个肮脏的池子,却有一个脱俗的名字——映雪池,用狂草式的红色大字刻写在一块大石上。池子边上有一块绿柳成荫的草坪,倒是很幽静很美观。图书馆的左侧是体育场,我在楼上读书时,常常会听到那里的呼喊声和哨子声。

 

  自那次失望的校外实习之后,我的在校时间,大部分是在那个图书馆里度过的。图书馆里共有四个楼层,除了一楼的集体教室和四楼的电子阅览室,这里面几乎全是读书的地方。一楼有间很大藏书室,有整齐的书架和整理得井井有条的书籍。藏书室分为两个区域,进门向右,是有用的资料区,书籍分成“计算机”、“地理”、“世界文学”、“中国文学”等许多小类,整齐地排放在书架上;进门向左走,便是所谓的“闲书”区,藏有各种类别的小说,在那里,你可以找到金庸古龙的武侠小说,也可以找到琼瑶的言情小说,以及许多封面十分精致的网络小说。我所以热爱这个图书馆,便是为此,它没有那种古板严肃的道学气味。这间藏书室由一个文静和蔼的阿姨看管。去的次数一多,她便认下了我。有时候,我正靠在书架上看书,她会忽然叫我的名字,“我去开个会,这里你先盯着吧。”她说着,用手扶一下眼镜框,就离开了。后来,我几乎担任了一个职责,就是下班时刻快到时,到各层书架下巡视一遍,通知还在读书的同学离开。管理员阿姨曾劝我写申请,请求学校安排我来这里作兼职,不但读书方便,并且可以获得一份奖金。一来,我厌烦跟学校的领导人打交道;二来,我知道一些善于钻营的同学,已在暗中活动,想得到这样一个职位。我只想认真读书,对于什么奖金之类,不是那么热心,我更耻于跟一班以蝇头小利为目的的人竞争(其实,真要竞争,我也不是他们的对手,于阿谀奉承一道,我不那么精通,何况我的恶名是每个老师都知道的,他们哪肯给我这样的甜头呢!)。终于,我并没有按照阿姨的意石家庄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效果好思,写那样一份申请。然而,我在藏书室借书,却也受到优待,可以一次借好几本。

 

  二楼上有一间杂志阅读室,存放着各种著名或者新出的刊物。逃课的时候,我就躲到这里来,混杂在众多的阅读者中间,免得被熟人撞见。许多青年刊物上,总登一些有关青春的伤感故事,我记得好几篇优秀的小说,十分真实地传递出了青春的烦恼,令我十分感动;也有许多是做作的模仿,文笔也显得幼稚,连我都觉得,这样的文字信手就能写出。我更喜欢那名为《大家》的文学刊物,每期的封面,都是深沉的黑色,印着文学大家们的头像,如托尔斯泰、高尔基、季羡林、鲁迅、巴金等人,都有出现在封面上。它的内容也很充实,登着当代许多名家的新作。翻看一遍,你总能发现一两篇打动你的文章。我时常看这种刊物。我的同学朋友也常常来这里翻阅,但他们感兴趣的是那些时尚杂志,封面永远是一个十分性感美丽的女人。

 

  三楼的阅读室,我只进去过可数的几次。不知为什么,我总感觉那里面有点阴森,一进去就感到浑身不自在。但那里面有一整套的古龙作品集,十分吸引我。我曾大着胆子进去借阅过几次,看完之后去还书,通常都会看到乳白色的大门紧闭着——这间阅览室似乎没有确定的管理员,我要跑三四趟,才会偶尔碰到开门的时候。为此,我不常去那里借书。

 

  四楼的电子阅览室,其实是一家网吧。去那里的人差不多都是上网聊天的,查阅资料的人十分罕见。电脑多是古旧的处理品,网速也慢得要命,而且这里不收现金,需要刷饭卡。我的饭卡早就丢了,吃饭都在用现金。于是,我极少到那里面去。

 

  那时候,我的老师和同学都认为我是一个无药可救的怪物。我从不学习那些我应该专心学习的东西,却拼着命读一些他们认为毫无用处的书。校外实习回来后,我变得十分沉郁,从未认认真真跟谁人说过一句话。越是我厌恶的人,我越喜欢跟他胡说八道,不讲一句正经话,有一种玩弄他的意思;我越是胡说八道,他们也越认为我是个神经不正常的人。与我还算谈得来的人,只有一两个女生。

 

  我知道,我所厌恶的那些人物,也正同样的厌恶着我。被周围的人厌恶,怎么也不能说是好事情。然而很奇怪,我有时竟会故意惹那些人讨厌我。我有意要他们远离我,我毫无顾忌的把这种意思表达出来,在一起上课时,我定要一个人远远坐着。我蔑视授课的老师,也会不客气把这蔑视表达出来,不管上什么课,我的书桌上永远只有两本书——一本英语读本;一本我正在阅读的小说。我的班主任是一个胖乎乎的年轻人,高中都没上过,却在大学里当教员。一看到他,我就会不由地想起一句钱钟书说的话来。钱老的辛辣幽默的讽刺语,读来十分解气,他说:一个真有道德的人来讲道德,没有什么稀奇的。假道德家提倡道德,那才显得道德的可贵。这就好比一个厂家夸赞自家的产品,没有什么稀奇;而如果其他厂家也大赞这产品,那才是好东西!一个有学问的人能讲课,只要把头脑里的东西说出来就行了;如果这个人一无所学,却偏偏能讲学,那才是最难得的,——这简直就是艺术!我的这个班主任显然属于这种艺术家,他什么都不懂,但能滔滔不绝的讲完两小时的大堂课,这本领的确让人捧腹,不,写错了,是佩服!钱老最后总结说,“老天要惩罚人类,有时来一个荒年,有时来一场战争,有时会派来一个道德家。”

【责任编辑:滴墨成伤】

编后语:大学这所学校,学到的到底是什么?不过我还是相信,大学生涯是有乐趣的,还有美好的回忆,问好作者,欢迎来到情缘E家,建议文章首发情缘,顺祝创作愉快!

TAG标签:

【审核人:】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的医院   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武汉中际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正规吗   北京癫痫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郑州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如何治疗   郑州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贵阳癫痫病专科医院   癫痫治疗医院   昆明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黑龙江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甘肃癫痫病医院   兰州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昆明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湖北癫痫病医院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   长沙癫痫病医院   湖北癫痫病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看癫痫病医院   有哪些治疗癫痫的好方法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小儿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羊羔疯能治好吗   怎么才能治愈癫痫病   治疗癫痫的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症的症状都有哪些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儿童癫痫的治疗方法有哪些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