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_青春励志文章集锦|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内容

锁._市井看台_散文在线_蜀韵文学网

来源:清风文学网   时间: 2019-07-16

  一、

 

  陈建兵在一座坟茔前停了下来,坟堆上满是枯黄的杂草,他放下手中的袋子,走到坟前细致地拔了起来,一会,一座荒坟就还原成了干干净净的面目,只不过孤零零的伫立在那,显得很凄凉、孤独。

 

  陈建兵从袋子里面取出自己携带的香烛,纸币、还有金灿灿的发着金光的纸元宝、一瓶杏花村汾酒,以及一些果品满含深情的放在墓碑前。他点燃了香烛,盘腿坐在坟前,然后,缓缓地取下项间佩戴着的同心锁,从上衣口袋掏出一张年轻女子的照片,他用手轻轻地、温柔地抚摸着同心锁和那张照片,口中喃喃道:“锁,我来看你了。每年的清明,我都会如期来看你,我知道你有多么想我,你在冰冷得地下有多么孤独,我也好想好想你,你知道吗?做梦都想。”陈建兵颤抖着嘴唇,抬眼望着坟茔,眼眶里有晶莹的泪花在闪烁,一会就顺着他的睫毛滴在那同心锁上,滑至地下。

 

  他悲怆的苦笑着说:锁,我知道,那天你是怕我犯下无法挽回的罪恶,才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喊出那声‘不要’,正是你的这句‘不要’将我已经被怒气冲昏的头脑清醒过来,也正是你的这句‘不要’,才把我将要踏进地狱的脚拽了回来……你知道吗?你离开我的时候,我怎么都不敢相信,感觉天塌下来了,地陷了,一片混沌,而我也掉入了万丈深渊,深渊里一片漆黑,当时在狱中,我好想和你一起共赴黄泉。幸好,你送我的这个同心锁救了我,是它,让我有了活下去的勇气和希望。

 

  陈建兵看着照片中笑盈盈的锁,仿佛在与自己满含深情地对望着。曾经的记忆,如同眼前这山岗上的荒草,杂乱而无序。陈建兵望着墓碑上锁的照片,脑海中那些飞速出现又消失的画面瞬间定格在了那一天。

 

  二、

 

  那是八年前一个盛夏的晌午,酷暑难耐,锁正摘菜做饭,六十多岁的奶奶突然咳嗽的厉害,锁知道奶奶的老病又犯了,她顾不上多想,立即放下摘了一半得豆角,换了件粉红的半袖衫和短裤就向五里地外的诊所走去,每次奶奶老毛病发作,锁都是去五里地之外的诊所为奶奶买药的。

 

  锁一个人走在偏僻的乡间小路上,两边是茂密的树林和庄稼地,充斥在耳间的除了虫鸣还是虫鸣,虽然,这条乡间的小路锁已经走了无数次,但在这前后都看不见人影的路上,加之两旁地里的庄稼发出的“沙沙”的声音,锁不禁觉得后背有些发凉,她加快了脚步。

 

  突然,路边密匝匝的玉米地里传出哗啦哗啦的声音,就在锁顺声音望去的时候,一个表情猥琐的男人,已然冲到了锁的身后,将毫无防范的锁拦腰抱住,向玉米地里拖去。

 

  锁本能的反抗着,撕扯着歹徒的胳膊,怎奈她身单力薄,终是敌不过那男人浑厚的力道。累的筋疲力竭。

 

  锁是一个柔韧、坚强、机智的女子,她知道歹徒想要对他采取什么样的举动,想要在她身上实施什么样的摧残,但锁是农村出来的姑娘,单纯、保守,无论如何这件事情都关乎她一生的清誉和名节,惊慌之下失去了原有的机智,当歹徒把她顺利地拖入玉米地里的时候,她就知道,已经错过了最佳呼救的时刻。

 

  歹徒将锁强按在地,用力撕扯着她的衣服,又去解锁的裤带……锁不想犹豫了,她心里明白,现在这个时间,四周不可能有人,即便如此,她还是抱着一线希望,用尽全力地喊救命,歹徒嘿嘿冷笑着说:“小妞,别白费力气了,你还是乖乖地从了老子。”说完就骑在锁的双腿上,双手将锁的双手压在地上,俯身下去,将一张臭烘烘的大嘴向锁的脸蛋儿,小嘴乱亲起来。

 

  锁被歹徒牢牢地按在扑倒的玉米杆上,无法动弹,面对着力气比自己大得多的歹徒,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就在千钧一发之际,锁突然觉得自己身上一轻,双手也可以自由活动了,她急忙睁开眼,只见那个歹徒跌坐在一旁,正用手揉着自己的左肩,他的衣服上有个很明显的鞋印。歹徒顿时用愤恨的眼神抬眼望去,看到眼前站着一个小伙子,咬牙切齿的道:你敢动老子,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说完,抓起地上的石头向小伙子的头上砸去,吐白沫,眼睛上翻,孩子是患上了癫痫病吗?小伙子一偏头,石头刷刷地飞到了远处的高粱地里,歹徒从身后拔出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疯狂般地向男孩心脏猛刺过去,可他怎么会想到小伙子曾经是个训练有素的军人,军队的生活,早就让小伙子练就了各种实战本领,面对歹徒迅猛刺来的匕首,说时迟那时快,匕首还未落下,就被小伙子飞起一脚,踢了出去,还给歹徒来了一个反擒拿,他的胳膊一声脆响,又被小伙子扭在身后,歹徒见状,自知在这样都下去,自己只能伤痕累累,一败涂地,他忍着骨折的剧痛识相的双膝跪地,嘴里不停的求饶:“大哥,放过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我保证……”

 

  “好啊!放过你也不难,不过嘛,不过你得经过一个人,只要她饶恕你,愿意放过你,我自会让你离开。”小伙子边说边扭身看着刚刚整理好衣衫的锁。

 

  锁惊恐未消,半低着头,怔在一边,那个歹徒用乞求的眼神看着锁说:“大姐,我他妈缺教养,不懂事,太不是个东西,你就大人大量,别和我一般见识,高抬贵手放过我吧!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敢害人了,如若再犯,天打雷劈。

 

  锁看着眼前这个猥琐的男人,刚才的一幕又浮现在眼前,愤怒、屈辱一齐涌上心来,从小奶奶就教她得饶人处且饶人,给人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也是件善事。想着这些话,她的眼泪顺着脸颊不停地滑落,她用手抹了一把泪说:“你走吧,别让我再看到你。”

 

  小伙子厉喝一声:“还不快滚。”

 

  歹徒呲牙咧嘴,抱着一只胳膊趔趄的站起来,连滚带爬的离开了玉米地。

 

  三、

 

  看到歹徒离去,锁的眼前一阵眩晕,辛亏小伙子眼疾手快扶住了她。小伙子说:“走吧,告诉我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家。”惊魂未定的锁任小伙子搀扶着,听着小伙子像长辈一样的叮咛:“以后不要一个人出门,如果有急事可以多找几个人同行,或者不要再走这样的小路。我叫陈建兵,以后,就当我是你大哥吧。”锁点了点头。

 

  一路上,锁都沉默着。

 

  陈建兵和锁走过了一条山路,眼看了自家门口,将要和陈建兵告别时,锁才惊醒过来,面对救了自己的恩人,锁不住的道谢着,后来陈建兵问起了锁一个人出门为了什么事情。锁慢慢地说:我是去给奶奶抓药的,我叫锁,从小就和奶奶相依为命,一起生活,是奶奶含辛茹苦把我拉扯大……

 

  陈建兵笑了笑说:“哦,原来是这样啊!那好,明天我再来看你。我家离你家不远,就在村头。

 

  锁似乎想起了什么,惊呼起来:“啊,糟了,糟了。”

 

  陈建兵费解的回过头:“怎么……怎么了?”

 

  “奶奶的药……我忘买了。因为我去的时候……所以和你直接回家忘买了。”锁尴尬地说着,脸上顿时出现两片红晕。

 

  陈建兵说:“哦,等一下,现在天气太热,你又受了惊吓,你还是回屋休息,告诉我买什么药,我去帮你买,成不?”

 

  锁不好意思的低下头,陈建兵看出了锁的心思,傻呵呵的笑着说:“没关系,五里路对我来说算不了什么,想当年在部队当兵,每天那么艰苦的环境艰苦的训练我都没有皱一下眉头,那么苦我都熬过来了,这点事又算什么呢?呵呵,不碍事。”

 

  锁揉弄着衣角,静静的听着陈建兵一番话,才知对方是军人出身,从陈建兵救她的那一刻起,她的心里认定了陈建兵,是自己一生在寻找的那个他,可以保护她,给她幸福的男人。

 

  锁想着想着走神了,陈建兵看着锁娇羞的模样,有点不知所措,为了打破僵局,遂问道:“你要抓什么药?告诉我我这就去抓回来。锁只能听陈建兵的。

 

  陈建兵不愧是老兵,速度惊人,四十分钟没到就将药顺利抓回,专门治癫痫医院是哪家交给了锁,用温开水给奶奶服下。

 

  四、

 

  自从那次交往以后,陈建兵和锁见面的次数逐日频繁。在多次交往中,陈建兵了解到锁的家庭有多么不幸,这个女孩子经历了怎样的成长历程,风霜雪雨的摧残,都没有让锁失去生活的热情和信心,反而变得像一枝梅花一样清丽脱俗、倔强坚强。

 

  锁在陈建兵眼里不仅漂亮贤惠,通情达理,还是个持家的好手,将来更是贤内助。锁和奶奶风雨相伴这么多年,已经磨练成了一种坚韧不拔的个性,这一点是陈建兵最为欣赏和欣慰的,也正是这一点,让陈建兵为其倾倒。

 

  陈建兵在锁的眼里,是一个有担当、有抱负、有责任感而又至情至性的好男儿,是值得用生命去爱的,更值得自己托付一生。

 

  陈建兵经常去和锁一起下地干活,早出晚归,锁也借此机会,将陈建兵就自己的事情和盘托出,告诉了奶奶。奶奶觉得有了陈建兵的帮助,家里像是多了一个男人,有男人支撑的家才是完整的,有依靠的。她们祖孙两心里温暖的感觉不言而喻。

 

  通过两人的不断接触,彼此间加深了情感,两个人的心中都对彼此有了爱意,只是没有揭开这层窗户纸。直到有一天,陈建兵和往常一样去看锁,奶奶拉起陈建兵和锁的手,将两个人的手交叠在一起,说:“孩子,人常说患难见真情,所以,这份缘来之不易,你们要好好珍惜,互相信任、关爱、理解、包容、扶持,奶奶相信你们在一起一定会幸福的。”奶奶脸上挂着激动的神情,泪流满面,那是幸福的、欣慰的泪。她觉得自己就算马上死去,也算对得起锁的父母,可以安心坦然的去见儿子和媳妇了。

 

  陈建兵与锁的手交叠在一起,四目相望,眼神中都流露出对彼此的依恋之情。奶奶看到两个人情意绵绵,难舍难分,感觉这时候把孙女交给陈建兵了,她的心里也是着实喜欢、百般信赖这个善良、热情、勇敢的小伙子。

 

  那天傍晚,锁送陈建兵离开的时候,锁从脖子上摘下一个同心锁,对陈建兵说:“奶奶和我说过,这是她当年送给我妈妈的结婚礼物,希望她和爸爸白头偕老,永结同心。当年,我爸爸因为去打鱼,淹死在水里,妈妈知道后当场昏死过去,在一个风雨交加的晚上,服毒殉情,在死之前把这个锁留给了我,那时我刚刚两岁半,奶奶悲痛欲绝,日夜思念他们,才给我取名叫锁。这是他们留给我最珍贵的东西,我一直把它带在身边,现在送给你,看到它就像看到我一样,也希望这个同心锁保佑我和你的爱情至死不渝,绵绵无期,同心、同行。”

 

  不久后,锁的奶奶死于折磨她多年的肺结核。

 

  奶奶走了,带着欣慰的微笑走了。他去给儿子儿媳报告好消息去了,可她也带走了锁心中的那份依赖,今后谁会像奶奶一样疼她爱她,知冷知热得抚慰她伤痕累累的心呐?锁越想越伤心,越想越觉得自己还没长大,她是那么的依恋奶奶,舍不得奶奶。望着奶奶的遗体,锁的眼泪就像决堤的河水,哗哗流淌。她忘记了自己要做什么,也不知该做什么,只是一个劲哭地撕心裂肺,声嘶力竭哭的在场的不在场的,听得见的人都直抹眼泪。

 

  三天过去了,锁依旧是头不梳脸不洗,不吃饭不睡觉,仍是一味的哭,嗓子哭的连声儿都发不出来,这可怎么办啊?陈建兵在一旁看着、听着、愁得直打转转。他看着刚刚失去奶奶的锁,面容憔悴,眼睛红肿,整个人儿瘦了一圈。面对此情此境,陈建兵的心被一种无法言喻的纠结撕扯的生疼,他的心在滴血,看着自己心爱的人悲痛万分,茶饭不思,泪流不止,让他一如浑身裹满芒刺般难受,可他却束手无策,只能在一旁默默的守护者她,陪伴着她。

 

  五、

 

  按照阴阳看的天气,奶奶需要停尸六天,可谁知屋漏偏逢连夜雨,到了发丧的那天,送葬队伍刚走到半路,老天爷就像娃娃的脸,说变就变,艳阳高照的天突然毫无征兆的乌云密布,来了一场倾盆大雨,像是在为孤苦了一辈子的奶奶而送行。

 哪些诱因会引发癫痫病>

  雨不停地下着,所有的人都淋成了落汤鸡,却不敢怠慢正常的送葬事宜,陈建兵与几个人抬着奶奶的棺材,踏着泥泞的路,吃力地冒雨前行。锁还是一路嚎啕,对天气的突变却浑然不知,她身上的孝衫被雨水湿透,裹在身上,下摆处雨水滴成了水溜,鞋子里面也装满了水,看着曾相依为命的奶奶已经被黄土所覆盖,锁跪在泥水中,放声痛哭,任人如何解劝都无济于事,最后哭昏了过去。

 

  陈建兵把锁背回了家里。锁因为奶奶去世,正常的饮食和作息都已打乱,精神萎靡,心力憔悴,身体早已透支,难以支撑,加上送葬淋雨发起了高烧,嘴里不停的念着:“奶奶别走,您别走,别丢下我一个人。”

 

  陈建兵摸了摸锁得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糟了,锁发烧了。”他立刻打来一捧凉水,将毛巾浸湿拧干,给锁敷在额头上。拜托邻居帮忙照看着锁。他来不及细想,一路向五里地外的诊所飞奔而去。

 

  天色渐渐暗下来了,诊所已经关门,陈建兵几经询问,终于找到了医生的家,并将医生接到了锁的家中。

 

  医生为锁号了脉,开了药,嘱咐了陈建兵每日的药量服用与次数,以及一些注意事项与禁忌后就离开了,家中只剩下了陈建兵和高烧不退的锁。

 

  陈建兵悉心照顾着锁,为她端水送药,还亲自熬粥喂她吃,锁的病情反复不定。有一天,锁持续高烧不退,吃了药也不见好转,陈建兵内心焦躁不安,情急之下,想起了人们说的用酒擦身可以退烧,他只能找了一瓶白酒,抱着试试的心理,但又怕唐突的举动冒犯了锁,日后起不必要的误会,幸好锁睁开了眼睛,陈建兵喜极而泣;“锁,你醒了。”锁满眼含泪望着陈建兵点点头。“锁,你现在还在发烧,我想……我想用白酒给你擦身,据说这个方法可以退烧,但我要经过你的同意才可以尝试,如果……如果你同意,就点点头好吗?”陈建兵略带羞涩地说,脸也立刻红了起来。锁冲着眼前心急如焚、面目憔悴的陈建兵点了点头,眼泪又一次滑落在枕边。

 

  陈建兵小心翼翼的褪去锁的衣服,当触碰到锁的内衣时,两个人都像电击了一般,陈建兵的手立刻缩了回去,虽然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陈建兵心中一如既往的洁净,对锁,没有任何非分之想,因为他爱她,他尊重她,锁知道陈建兵此刻的心情,微微闭上眼睛,脸颊羞红的轻轻点了点头。“这是锁对自己的信任。”陈建兵心里暗暗说:“将来一定要好好疼她、爱她,决不能辜负于她。”

 

  锁在陈建兵的悉心照料下,经过了近一周的时间终于完全康复过来。在这期间,锁对陈建兵的体贴入微是看在眼里,暖在心里,经此一劫,两个年轻人的心贴的更近了,感情也更加深厚。由于奶奶的离去,锁身边已经没有亲人了,陈建兵在征得了自己父母和锁的同意,将锁接到了自己的家中,让锁与母亲同室居住,一边更好的照顾身子尚弱的锁……

 

  六、

 

  岁月荏苒,时光如梭,奶奶已经去世九个月了,虽然奶奶的去世给锁带来了不小的伤痛和打击,但幸好还有陈建兵无微不至的关爱与抚慰,才可以在短时间内,将锁的伤痛慢慢抚平。

 

  陈建兵和锁的感情越来越浓,彼此都沉醉在美好甜蜜的爱情里。可再美的爱情还是要走进现实的婚姻面对柴米油盐酱醋茶,而且陈建兵父母早已等不及了,想要让自己的儿子抓紧时间结婚,他们好早点抱孙子。陈建兵在父母的催促下,两个人终于开始着手筹备婚礼,他们选择为了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一起去了城里的民政局领结婚证,顺便买结婚用的东西。

 

  两个人前前后后张罗了一天,时值中午十二点,陈建兵和锁都有点累了,就在街上的面皮摊上坐了下来,要了两份面皮,陈建兵要了一瓶啤酒。两个人边吃边聊,像极了一对恩爱的夫妻,情意绵绵。

 

  就在锁用筷子夹着面皮送入嘴里的时候,背后是一阵脆响的玻璃分崩离析的声音,同时一个人重重的撞在了锁的身上,就在锁转回身观望之际,撞人之人已然闪到了一旁,而另一个追打撞人之人手中的一柄尺来长的片刀,儿童癫痫原因径直刺入了转过身来的锁的胸肋之中,陈建兵也没有预料到这突如其来的巨变,只看有个络腮胡须的男人,手里持着片刀,刀身刺进了锁的身体。

 

  陈建兵来不及多想,飞身而起,直扑持刀之人,此时那人已然因为误伤了锁,而惊慌失措,放开了手中的刀柄,那片刀就直直的插在锁的胸前,锁双手扶着刀身,斜倚在桌上,口中涌出鲜血。此时的陈建兵眼见锁无端被刺,已经没有了理智,将持刀之人猛地摔倒在地,抡拳就打,仅片刻,那人就已经满脸鲜血,昏迷在地,右臂也已骨折。

 

  陈建兵站起身,来到柜上,抢过店主用来切面皮的大刀,径直走回已然被打昏的那人身前对着那人举起了手中刀。就在刀光落下之际,陈建兵的耳中突然听到了一声弱弱的:“不要杀他。”

 

  这是锁的声音,陈建兵猛然惊醒,但刀已然收不住了,急切间手向外一偏,刀斜斜的落下,竟将那人的手腕砍断,一时间断处鲜血喷了出来,陈建兵的身上脸上都是血迹。他听着锁微弱的规劝声,心开始动摇了,陈建兵踉跄着脚步走到锁的面前说:“锁,我带你去医院,你不能死,你不能死……锁挣扎着最后一丝力气摇摇头,嘴唇一张一合微弱的呼吸着,像是有话要和陈建兵说,陈建兵俯下身去,将锁抱在怀里,锁紧紧握住陈建兵的手断断续续的说:“建兵,我……恐怕……恐怕是……不……不行了……”锁颤抖着举起带血的双手,抚摸着陈建兵的脸:“你一定……一定要去自首……我走……走后,你把我……忘……忘了吧,将来找……找一个自……自己喜欢……的女人,用心……爱……爱她,善待……她……”说着说着,锁嘴里大口大口鲜血喷在陈建兵血迹斑斑的衣服上,锁咽了口气无力地说道:“无……无论……无论贫富贵……贱都要本……本分……分、脚……脚踏实……地得过……过日子。“不,我先送你去医院,你不要说话。”陈建兵狂吼着,要将锁抱起来。锁喘息着阻止了他,断续着说:“我不行了,你不要再为我做什么了,你要留下,等待警察的到来,你应该留下……”“好,我答应你,我答应你,一切都依你,锁,你别死,别离开我……”

 

  在陈建兵的呼喊声中,锁抚在他脸上的手缓缓的滑落,锁那双漂亮的眼睛在嘴角那用尽最后气力,营造出的笑容中慢慢地闭上了……

 

  七、

 

  半个小时后,络腮胡须的男人和陈建兵分别被带上了救护车和警车了,望着分道远去的,装载着锁的遗体的救护车,陈建兵的眼泪如泉水般涌了出来。

 

  经法院酌情量刑,络腮胡须的男人因误伤人命,被判有期徒刑十五年,陈建兵被判有期徒刑十年。

 

  在这六年的铁窗日子里,陈建兵度日如年,每天看着同心锁,有时沉默发呆,有时失声痛哭,他无时不刻的思念着与自己天人永隔的妻子——锁,虽然他们只有夫妻之名,没有夫妻之实,但陈建兵这辈子认定了他们两个人只属于彼此,锁是他今生的唯一。

 

  他的心、他的情为自己深爱的锁打开,随着锁的离去,陈建兵的心从此锁上了,今生今世,只为一人。

 

  因陈建兵在狱中表现突出,减刑两年,提前出狱。

 

  陈建兵看着墓碑上的锁,倒了三杯酒说:“锁,我们今生永远在一起,这杯,我敬你。”说完把酒洒在坟前。

 

  “锁,十年了,你离开我整整十年了。”陈建兵满眼泪花。“我依然记得你临死时和我说的话,要我将来找一个自己喜欢的女人,用心对待她,无论贫富贵贱都要本本分分、脚踏实地得过日子。可我这次来想告诉你,锁,我要让你失望了,我的心、我的情已经被你锁上了,今生,你是我唯一的爱人,无他……

【责任编辑:叼烟的风景】

TAG标签:

【审核人:】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的医院   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武汉中际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正规吗   北京癫痫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郑州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如何治疗   郑州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贵阳癫痫病专科医院   癫痫治疗医院   昆明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黑龙江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甘肃癫痫病医院   兰州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昆明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湖北癫痫病医院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   长沙癫痫病医院   湖北癫痫病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看癫痫病医院   有哪些治疗癫痫的好方法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小儿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羊羔疯能治好吗   怎么才能治愈癫痫病   治疗癫痫的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症的症状都有哪些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儿童癫痫的治疗方法有哪些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