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_青春励志文章集锦|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内容

谁先到了重庆第三幕【谁先到了重庆】 皮皮少儿阅读频道

来源:清风文学网   时间: 2019-09-11

时间 前幕后二日。

地点 皇城根管宅――原系吴宅,现为管据有。

人 物 

管一飞 李巡长 

董志英 

小马儿 

胡继江 

章仲箫 

田雅禅 

吴凤羽 贺客数人 

记 者 

老 四 吴凤鸣

〔开幕:吴凤鸣的房子已被管一飞占据。房屋仍旧,而陈设改观;装上了电话。幕开时,董志英坐,李巡长立,管一飞则正往外送贺客。桌上堆置礼物甚多。

管一飞 (送客至屋门,过度有礼貌的)慢走!慢走! 众留步!留步!

管一飞 (行九十度鞠躬,而后拱手立门前)谢谢!谢谢!(客已去,用着有弹性的脚步,轻灵的走回来对李巡长)李巡长,你天天早上要到这儿来看看,看我有什么吩咐你的事。

李巡长 是!是!只要你吩咐下来,咱们没有作不到的!

管一飞 等我把牌子都挂好,再派人在门口儿守卫,暂时你先安上一个岗吧。

李巡长 人不大够用的,不过我可以把岗位调一调,无论如何也得教咱们的门口有岗!你放心,咱们办事,嗨,永远有分寸,哪里要紧,咱们心里都有个数儿!

管一飞 好,李巡长请治公去吧!

李巡长 (立正)管先生!(转向董)董小姐!有什么事你赏个话儿,我马上到。(往外走)

管一飞 不送啦,李巡长!

李巡长 (立住,从袋中掏出小红封儿来,转身)管先生,真不好意思往外拿!公事忙啊,没能给你带点礼物来。(双手献礼)这点啊!――小意思!小意思!管一飞李巡长,我该罚你,这成什么话呢?李巡长 这是咱北平的规矩,有了新房总得温居,小意思!你要是――我就没脸再来了!

管一飞 那么谢谢了!谢谢了!再吃杯茶去?李巡长 不啦!事情还多着哪!不送!不送!

管一飞 到门口,下次不送!(送到门口。回来,看了看桌上的礼物)志英你要什么,随便挑吧!

董志英 谢谢!我什么也不要!

管一飞 客气!客气!(从另一桌上拿起些字条来)志英,我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看!(条上有的写“世界和平大会筹备会”,有的写“王道学会”,有的写“意识纠检委员会”)字写得不好,我自己写的!等这些都作好了牌子,挂满了一墙,门口再站上守卫的巡警,咱们就颇有个样子了!(把纸条放下)唉!一生怀才不遇,从今天起我庶几乎可以小试其端了!志英,我请你从新考虑一下!以前一切都在酝酿时期,不必大锣大鼓的干;现在,一切都可以挂起牌子公开的干了,我需要象你这样有能干的青年的帮助,更需要你这样美丽的女郎的安慰!看吧,房子总算不坏,组织(指纸条)不算很小,物资(指礼物)不愁没有来源!至于我这个人呢,你总也看得清楚了,才干多少有一点,面貌也不太丑,岁数还不太大,我觉得没有什么辱没你的地方!你再想想,细细的想,好不好?

董志英 我不能住着占据来的房!也不能花用不义之财!我不能!

管一飞 可是你的出身不过是个女间谍!

董志英 我恨我自己!逃是逃不了,我只盼一死!

老 四 (极规矩的敲了两下门)

管一飞 进来!

老四 (轻便的进来)胡老爷!(递上很大的一张名片)

管一飞 老四,把这些东西收拾开!志英,我要你最后的一句话!

董志英 我没话可讲!

管一飞 好!你可别后悔呀!

董志英 (要起立)

管一飞 好好在这儿坐着!我的话是命令!老四!

老 四 (已将东西拿开)是!

管一飞 请!(拉了拉领子,衣襟,敬候于门旁,轻轻的嗽了两下)好好的坐着,我给你介绍一位要人!(听院中有声音,急迎出门外,遥行九十度鞠躬,然后趋迎数步)继老!继老!太对不起!劳步!劳步!(赶上去恭敬的搀扶胡)慢一点!慢一点!门坎,留神门坎!

胡继江 (立住,四下看了一眼)小房子还不坏哪!

管一飞 比上您的公馆,就不可作同日语了!

胡继江 慢慢来!慢慢来!胖子不是一口吃起来的!(看见了志英)

董志英 (慢慢的立起来)

胡继江 这位小姐贵姓呀?真长得好!

管一飞 我来介绍,这是胡委员,这是董志英小姐。

胡继江 董什么英?

管一飞 志英。

胡继江 名字也好!多大啦?来,挨着我坐!(坐,老气横秋的拉她的手)志英小姐,坐下!

董志英 (把手挪开,没有坐下的意思)

管一飞 老四,倒茶,拿水烟袋来。

胡继江 一飞,志英是你什么人呀?

管一飞 朋友。聪明极了!

胡继江 (又细端详了她一番)真长的好!就是不大爱说话!

管一飞 还不大熟!董小姐是很会说话的!

胡继江 她也是你们一路的人啊?

管一飞 也是!精明强干!

胡继江 好,志英姑娘,你就作我私人的秘书吧,加倍拿钱!

管一飞 还不谢谢委员哪?志英!

董志英 (不语)

管一飞 快谢委员吧!这是公事!

董志英 (无可如何的)谢谢!

胡继江 好!好!说话也好听!

董志英 (要走)

胡继江 志英,坐一坐!我们老人呀,看什么也不高兴,还就是看见个美貌青春的姑娘啊,心里还痛快一点!

董志英 我还有事!

胡继江 用不着办了,从此刻起,你就给我办事了!

管一飞 志英,你先到东屋里去,我跟继老说两句话。

胡继江 有志英在这儿,咱们说话也不要紧哪!

董志英 你二位商议的是要事,我待一会再来吧!(要走)

胡继江 等一等!(掏出一卷钱票来)志英,先拿去吧,你这个月的薪金,花完再要,咱们的薪水不是固定的!

董志英 (不好意思拿)

管一飞 (代她拿过来)收下吧,这是名正言顺的薪水!

董志英 (接过钱来,下)

胡继江 (象吃蜜桃似的咂嘴)好!好!太好!就是还没学会应酬!

管一飞 经继老你训练一番,不就成了吗?

老 四 (端来茶及水烟袋)

管一飞 (接过来,亲自献茶,并装上烟,吹燃火纸,奉上)老四,去看看董小姐,别教她走了!

老四 (下)

胡继江 (抽了两三口烟)唉!

管一飞 怎么了?继老!

胡继江 五太太凶啊,她绝不容我再自由结婚!

管一飞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在治疗癫痫病方面费用会不会很多啊? 您就上我这里来呀!我把这边“里间”给您收拾得舒舒服服的,有茶,有烟,有点心,有――志英,不就成了吗?您常来着点,我脸上也好看不是?

胡继江 也好!也好!不过还不尽合我的理想!我是想啊,岁数已经相当的大了。

管一飞 看起来,您也不过象四十来岁的!这两天,您的气色特别的好,真的!

胡继江 我是想啊,岁数已经相当的大了,官已经作得不小,钱也多少有了几个,打算啊,再弄一半个可心的小太太,关上门,吃吃烟,念念佛,以保全性命于乱世!

管一飞 那可不行,继老,您想退休,第一个西岛七郎就不能答应!

胡继江 就是呀,他不准我辞职!姨太太们也不准!可是呢,我不辞职吧,西岛七郎常常对我发脾气,回到家中,姨太太们又常常跟我乱吵,我怎么受得了呢?管一飞他们对您发脾气,您就对我发脾气好啦!求之不得的!有您这样的人对我发脾气,我就有了饭吃!继老,您绝对不能退休,先不说别的,为了我们这群小兵小将,您也不能撒手不管,等您把我们培养起来,在资望上,经验上,能继续您的事业了,您才能去享福。否则您一生兢兢业业所创立的事业,势力,便马上塌台,岂不太可惜了!

胡继江 唉!我为难哪!上边不许我辞职,下边不许我辞,我弄得毫无自由,连念佛的工夫都没有了,可怜!阿弥陀佛!

管一飞 您把事情交给我,只须高高在上的,遇必要的时候指导我们一下就行了,不必事事操心啊!

胡继江 不操心,日本人能答应我吗?

管一飞 无论如何吧,您不能灰心!我们就如同您的儿女,您连几位姨太太还那么体贴爱护,何况对您的儿女呢?您看,我刚把世界和平大会弄得有了点眉目,您要一撤退,我们怎么办呢?这个会的关系太大,非由您领导不可。您看,现在有华北和平会,全华和平会,东亚和平会,太平洋和平会,每一个会有一批人,有一笔款,可是咱们来个世界和平会,岂不都包括了?慢慢的,咱们各个击破,把那些人,那些款,全吸收过来,您想,咱们的势力不就扩大十倍八倍了吗?

胡继江 组织越大越劳心哪!

管一飞 我们去干,您不必多分心,我们只要局面大,干的厉害,比日本人还厉害,我们就能成功!

胡继江 不可以太厉害了啊!咱们不修今世,还不修来世吗?阿弥陀佛!

管一飞 这也是出于不得已!我们起码得比日本人厉害,才能显出我们的本事,表现我们的工作。比如说,日本人打死一条狗,而我们只宰了一只鸡,我们从哪里惹人注意呢?我们得起码杀一匹骆驼,教大家看看!

胡继江 不要净说“杀”呀,“砍”呀!总得积点阴功呀!

管一飞 杀呀,砍呀,不过是我们的手段,治乱世用严刑,虽诸葛武侯也没有别的办法!在咱们的世界和平大会成立的时候,我们必须借几个人头,来振起声势,不能叫开门炮就不十分响!您说是不是?

胡继江 理是对的,不过既是和平会,怎好先杀人呢?

管一飞 武装和平!武装和平!我们得大检举全城的学校,普遍的换良民证,扫荡给重庆作事的人,铲除同情重庆的思想!这样一来,全城就闹得鸡犬不安,然后人家才会注意我们!注意了我们,才会巴结我们,怕我们;说不定,日本天皇还会来召见我们呢!

胡继江 (打了个哈欠)随你们去闹吧!我实在没精神管!你们不要把我这颗活了六十岁的人头耍掉了就好!

管一飞 那怎能呢?好啦!咱们后天开大会,您的会长,西岛七郎的秘书长,我的总会计!在您的后花园里开会!就这么办啦!您先吃口烟去,我这儿有好膏子,您尝一尝!老四!老四!我搀着您!

老四 (上)

管一飞 给胡委员烧烟!

胡继江 他会烧啊?

管一飞 我登报征求来的!应征的有九十几个人,我看中了他,头等手!专为伺候您老人家的!

胡继江 好!你的确有点本事!一飞,那个可爱的小姑娘呢?她会烧烟不会?

管一飞 学堂毕业的,哪会烧烟?教育,什么教育?光教青年男女逛东安市场!唉!您先教老四烧两口,我待一会儿教志英给您剥香蕉吃!老四,搀着胡老爷!

胡继江 教她快来呀!(同老四下)

管一飞 (喜形于色,独自在屋中跳了几跳)志英!来!(掏出小镜子照自己,理理头发,摸摸脸。收起小镜,点上了一支香烟)

董志英 (慢慢的进来)

管一飞 志英,我这个人最讲信义,你不愿跟我,好,我把你让给胡委员了!他至少有两千万,汽车就是三部,这可了你的心了吧!你可别忘了我,饮水要思源啊!你要施展你的本事,把老人迷住,把支票本子弄到手!有消息,先报告给我,不要以为你的身分高了,就忘了帮过你的忙的老朋友!把嘴唇再抹得红一点,去,给胡委员剥两支香蕉去!

董志英 我不能去!

管一飞 你刚才怎么接人家的钱来着?

董志英 (掏出那卷票子来)给你!我不要!

管一飞 这是成心捣蛋,故意捣蛋!我告诉你,不要以为我对你这么婆婆妈妈的,就想我是好惹的。我不过看你的脸子还不错,才这么客气。我可以拿你当作花瓶,也可以当作夜壶!

董志英 随你的便吧,反正我不能去伺候那个半死的老头子!

管一飞 胡说!他有势力,有钱财,他要你,你就得去!你不要跟小马儿学,不知好歹,自己找苦吃!

董志英 小马儿!小马儿!她不是走了吗?我羡慕她!

管一飞 我开开门,看你可敢走!(开门等着她)

董志英 (不动)

管一飞 完啦,不敢走!以后还请你少说这个“走”字!死心踏地的在这儿好好的干,你慢慢的就有了钱,有了身分;一个女的还要怎样呢?我再问你,你跟胡委员去不去?

董志英 天哪!我当初走错了一步,怎么就给我这么大的惩罚呢?饶了我吧,教我快快的死了吧!

管一飞 死?我给你两皮鞭,你就绝对的老实了!

董志英 我还不至于那么软弱!

管一飞 我给你个榜样看看好不好?

董志英 什么榜样?

管一飞 拿昨天的事说吧,我教一个小姑娘陪花田有雄吃酒,她不肯,你猜我怎样?我就给她打了哑巴针,她哭也没声,叫也没声,只好乖乖的跟人家睡觉!反正日本朋友又不大懂中国话,哑巴美人也一样的受用!你看看她好不好?

董志英 谁?

管一飞 你的好朋友。

董志英 小马儿?她不是走了吗?

管一飞 她走了,可是又教我给请回来了!(走至房门)小马儿!志英来看你!(把门开开)

董志英 (急跑数步)小马儿!小马儿!

小马儿 (面色惨绿,头发散乱,如半死的人;慢慢走出,向董张口,而不能出声,泪如雨下)

董志英 小马儿!小马儿!(过去,抱住她,哭)

管一飞 (过去,把她们分开)志英,这就是你的榜样!为了中日的和平,合作,你们小姐们要是不听话,就得稍微受点委屈!对不起!(向马)进去!

小马儿 (要往外走)

管一飞 回来!怎样,你还想上重庆成都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去吗?

小马儿 (立住)

董志英 噢,小马儿!小马儿!(过去拉位她)

小马儿 (夺出手扑向管来)

管一飞 (用力一推,推之入室,严闭其门)哼!(转向董)志英,(指门)那一边是死亡,这一边是荣华富贵,你自己挑选好啦!

董志英 (颓然坐下,沉默了一会儿,忽然立起来)小马儿有什么罪?有什么罪?你这样处治她?

管一飞 她要离开北平,就是大罪,日本人不许,我更不许;我比日本人还厉害;你要记清楚了!来,我给你擦擦眼泪,给胡委员剥香蕉去!

董志英 你把我放在小马儿一块去好啦!

管一飞 我教你去剥香蕉!

董志英 姓管的,你不要逼急了我呀!

管一飞 你敢怎样?

董志英 (楞了一会儿)好,我伺候老头子去!

管一飞 这就对了!我的好姑娘!(看她气昂昂的要走)等等!这样去可不行!我知道,你想对胡委员发气,好塌我的台,是不是?

董志英 你逼我,我就也会报复!(又要走)

管一飞 慢着!咱们不能起内哄!先别着急,把气消一消再去!

章仲箫 (在院中叫)管大哥!管大哥!

管一飞 进来,仲箫!(向董)你先去消一消气,不要感情冲动!

董志英 你先把小马儿放了!

管一飞 待一会儿再说吧!

章仲箫 (提着许多礼物,进来)特来温居,小意思!志英也来啦?

管一飞 仲箫,这是干什么呢?(接礼物)

董志英 二哥你坐啊!(下)

章仲箫 别走哇!坐一会儿!(见她已去,向管)小房子经你一收拾,顿改旧貌,好得很!我说,大哥,你这是怎么跟凤鸣商议的?他搬哪里去了?告诉我,我绝对保守秘密!这两天的事,我简直的不大明白!前天吗在北海,忽然不见了凤羽和小马儿,今天吗,你搬到这边来,忽然又不见了凤鸣大哥,都是怎么回事呢?

管一飞 仲箫,你是不傻装傻呢,还是真傻?

章仲箫 管大哥,你这是怎么啦?这两天你怎么一劲儿说我装傻呢?

管一飞 我问你,你说凤羽和小马儿忽然不见了,不是你放走的吗?

章仲箫 我放走的?这是从何处说起呢?

管一飞 在北海,我教你跟他们在一处,你偏去找我,他们不是乘着那个时候跑掉的吗?

章仲箫 是!是!可是,我并不知道他们要跑哇!再说,他们跑到重庆去,原是件好事,跟咱们也没多大关系啊!

管一飞 跟我有关系!你是成心跟我捣蛋!

章仲箫 我简直的莫名其妙!我也不耽误你的工夫了,咱们晚上见,晚上啊,我买了个小羊肚子,羊肚汤炖海带菜,有工夫的话,请过来喝两盅!

管一飞 先别忙着走,还有事跟你商议!你放走了凤羽。

章仲箫 我没有!

管一飞 当然不是你一个人,且不要管他。凤羽和小马儿私逃,是有罪的。

章仲箫 那还有很大的罪吗,就是有罪也与咱们没有关系呀,大家都是老街坊,还不彼此照应着点吗?

管一飞 他们有很大的罪!离开北平,就是背叛大日本,应当枪毙!

章仲箫 枪毙?有这样的法律吗?

管一飞 枪弹打出去就是法律!你放跑了他们,我又恰巧是管这个事的!

章仲箫 管大哥!你管这个事?好,好,这么多年的交情了,你行,你的嘴比我的还严!

管一飞 大智若愚。我的事情不到揭开盖儿的时候,我一声也不出。现在,我一切都准备好了,我要杀几个人祭旗,好旗开得胜!你放走了凤羽。

章仲箫 我没有!

管一飞 不管你有没有吧,你要给凤羽,凤鸣,作证人!

章仲箫 作证人?我怕打官司!

管一飞 并不打官司!你只要说,凤羽、凤鸣是给重庆作事的,就没了你的事!

章仲箫 管大哥!咱们大家都是朋友啊!我怎能血口喷人,诬赖好人呢?

记者 (匆忙的进来,不住的擦汗)管先生,我不晚吧?

管一飞 正好!先给这位先生照像!

章仲箫 照像干吗?这里的光线够吗?

记者 (还没等他说完,已照好)好了!

章仲箫 好了?还没放背景,你也没说声“请笑着点”呀!

管一飞 仲箫,告诉这位记者,凤鸣勾通重庆政府,窝藏军火,你都知道!这所房子,凤鸣卖给我的,你是中人,凤羽和小马儿拿着重要文件,想逃到重庆去,你首先发现了他们的阴谋!说吧!

章仲箫 管大哥,卖房子,我是中人?北平的规矩,中人要使“成三破二”的用钱,我并没使过这笔钱呀?凤羽和小马儿有什么文件?我是一字不知!管大哥,这不是故意为难我吗?

管一飞 (掏出两张东西来)这不是文件?凤羽亲自给我的!

章仲箫 凤羽被捕啦?小马儿呢?

管一飞 全押着呢!

章仲箫 枪毙?

管一飞 嗯!

章仲箫 管大哥!(晕倒)

记者 怎回事?怎回事?

管一飞 不用理他,装蒜呢!我告诉你,听着,把他的像片和这件事的大概,好好的作一篇稿子,明天要登出来。告诉社长,后天要有社论,庆祝世界和平大会的成立,并且暗示出和平的实况只仗着中日的亲善,有反对这个意思的,留神他的脑袋!记清楚了?

记 者 没别的事?

管一飞 没啦。去吧!

记者 管先生,和平大会假若用人的话,请你多分点心,给我上个名!

管一飞 好,我一定在意!

记者 比如出个刊物什么的,我作编辑还能应付。我想,要出刊物的话,顶好叫作“祖国”,表示日本就是咱们的祖国,你看好不好?

管一飞 好!等我作预算的时候再看吧。

记 者 那么,我今天不能预支点编辑费吗?哪怕是一点呢!

管一飞 (掏出十块钱)先拿去坐车吧!明天我要看你的新闻,要是有白字,我可不答应!

记者 你放心,我会多查查字典,一定!(下)

章仲箫 (哼哼了几声,坐起来)管大哥!对不起,我得回家吃点万应锭去!同仁堂的,里边有古墨,最能定神!(立起来)记者呢?

管一飞 走啦。

章仲箫 真把我的像片登在报上吗?

管一飞 明天早上看吧!

章仲箫 管大哥!我章仲箫常想作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可是像片一登在报纸上,教万人唾骂,说我卖友求荣,我怎么受得了呢?凤鸣大哥是好人,我也是好人,管大哥,你就这么忍心害了我们吗?

管一飞 凡是这个城里的,就得是顺民,顺民就必须和日本人合作。不愿当顺民的,走!要走的就杀!这是我的政策!凭这个政策,我升官发财!仲箫,我待你不错,你也要帮我的忙癫痫怎么治效果好,不准再装傻充楞!和平大会成立以后,我给你个挂名的秘书!

章仲箫 管大哥,这不是强奸吗?

管一飞 在这儿的人都得被强奸,你有胆子的话,拿刀捉奸夫啊!哈哈哈哈!

章仲箫 (沉默了一会儿)告诉我一件事,我不再麻烦你,凤鸣大哥究竟怎样了?

管一飞 他不教强奸,你总会猜想出他有什么结果吧?

章仲箫 噢!我的凤鸣哥,我给你买烧纸去!(走了两步,又立住)凤鸣大哥,要真死了,你准我哭他一场不准?

管一飞 比方说,他的头在街上挂着,你去大哭;待一会儿,你的头就跟他的成为一对儿!

章仲箫 是!是!我在屋里落泪好了!(往外走)

田雅禅 (很快的走进来,与章撞在一起)哟,仲箫哥!

章仲箫 雅禅!你看见风鸣大哥没有?

管一飞 雅禅,有什么事吗?

田禅雅 有,有点事!

管一飞 仲箫,咱们待一会儿见,我跟雅禅说几句话!

章仲箫 我听听可以吧?绝对保守秘密!

管一飞 告诉你,仲箫,我这里现在是机关了,你要知趣一点!章仲箫好!好!我不再来就是了!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急跑下)

管一飞 (要追,被田拦住)真他妈的!什么事,雅禅?

田雅禅 凤鸣跑掉了!

管一飞 跑掉了?我教谁负责钉他的梢?

田雅禅 我!

管一飞 好啦!你再负责找回他来吧!

田雅禅 我哪里去找呢?

管一飞 你还�`着脸当特务?他并没跑;我看,是你放了他!

田雅禅 放了他,我还敢上这里来吗?

管一飞 我想明白了,连凤羽也是你放走的!你是反间谍!

田雅禅 我,我……

管一飞 要不是你,凤羽跑不出北海去!你说实话吧!

田雅禅 我真没有!

管一飞 (急走入内,把凤羽拉出来)

吴凤羽 (双手挂镣,脸上有伤痕,昂立)

管一飞 凤羽,在北海是不是他放了你的?

吴凤羽 (看着田)不是!我自己有腿会跑!

田雅禅 你看!你看!我哪能办那样的事呢?

管一飞 凤羽,你想凤鸣藏在哪块儿去了?

吴凤羽 想不出!

管一飞 平日他跟谁最好?或是他有什么秘密藏身的地方?说!说实话,我放了你!

吴凤羽 我没有话说!要杀,杀!你放了我,我会杀死你!

管一飞 雅禅,把他拉进去,还锁在柱子上!

田雅禅 (拉着羽,走了两步)

管一飞 等等!凤羽,你要是不说,我会马上把你的人头挂起来,凤鸣要是没离开北平,他会来收你的尸首,我知道他最疼爱你!他一露面,我就会把他捉住!吴凤羽随你的便!你捉不住大哥,大哥会捉住你!

管一飞 混蛋!拉下去!

田雅禅 (拉羽下)

管一飞 (皱着眉,来回走)

田雅禅 (上)

管一飞 锁好啦?

田雅禅 很结实!

管一飞 雅禅,你有找到他的把握没有?

田雅禅 没有十分的把握!

管一飞 好,我另派人好了!

田雅禅 我呢?

管一飞 你顶好是洗手不干喽!

田雅禅 不干了?

管一飞 你故意不好好的干,还干个什么劲儿呢?

田雅禅 管先生,您不教我再干,不就是等于把我置之死地吗?

管一飞 你自己明白就好!

田雅禅 管先生,不论如何,你得成全成全我呀!

管一飞 我不能敷衍一个废物!

田雅禅 这个废物离开你这里就是死!

管一飞 自己找死的人,连我也没法儿帮忙!

田雅禅 (沉默了一会儿)管先生,志英的事怎样了?

管一飞 用不着你操心,反正她落不到你手里!

田雅禅 我晓得我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不过,一个年轻的人总得有点希望,有点鼓励,才能上进不是?志英一向跟我在一处工作,我俩多少有点感情。假若你肯帮我的忙,我是士为知己者死,一定为您卖死力气!

管一飞 你知道,你是没有结婚的资格的?

田雅禅 我知道!不过偷偷结婚的也不是没有!

管一飞 不要再废话,快快决定正经的!你难道觉不出来事情的严重吗?凤鸣不死,咱们活不了!

田雅禅 对志英,我连一点希望也没有吗?我只求还同她一块儿工作,还不行吗?

管一飞 不行!不行!不行!告诉你,我已经把她给了胡委员!为她自己,为咱们,这是再好没有的办法!

田雅禅 噢,那就不用再提了!我走啦,管先生。

管一飞 上哪儿?干什么去?

田雅禅 捉吴凤鸣去!

管一飞 你算了吧!你连个老鼠都捉不住,还捉吴凤鸣!

田雅禅 那么,你真不用我了吗?

管一飞 捉凤鸣,我另派人!

田雅禅 我求求你给我点别的事作,我必定好好的作!

管一飞 真的?

田雅禅 我不作这个就得死,还能说假话吗?

管一飞 凤鸣跑掉,我们得时时刻刻的小心!现在,你在这所房子的附近负责侦查,昼夜老要有人,你会不会?我在这里,胡委员在这里,你知道这个责任有多么大?

田雅禅 我知道!我一定极留神,守卫的顶严密!

管一飞 后天开大会,我雇了不少群众。有西岛将军和胡委员到会,不能不极小心;群众要挨着个儿检查,不能混进歹人来。你会作不会?

田雅禅 我会,而且必定作的顶好!

管一飞 好!这两件事我派你去作,都是在眼皮底下,你稍微一偷懒,我马上会知道,会解决你!

田雅禅 是啦,您放心吧,我必定给您出力!

管一飞 去吧!

田雅禅 是!(往外走了两步,停住)您能再借给我点钱不能呢?

管一飞 什么?前天给你三百,都没有啦?

田雅禅 您不是说,花完了再支吗?

管一飞 是的,我说过,假若我给了你一万,你也两天把它花完吗?两天花三百,我没听说过!

田雅禅 自然不能!不过干这一行,不为多弄几个钱花花,还为什么呢?

管一飞 今天不能再给你一个!走!你把吴凤鸣看丢了,还应当有赏是怎着?太难了!

田雅禅 是!我走啦!

管一飞 还告诉你,你若因为这点事而不给我好好的干,留神你那条河南癫痫到哪里治疗好—癫痫病拖着不治危害大小命!

田雅禅 是!(下)

管一飞 (在屋里立了一会儿,想去看小马儿,走了两步,停住。拿起水烟袋,去看胡委员)

董志英 (在窗外探视,见室内无人,轻轻进来。听了听,往小马儿那里走。忽然墙上一动,惊恐的立住。壁上暗门忽开,凤鸣一闪而出)大哥!

吴凤鸣 (急掩她的口,随即入室,背出小马儿,手扶墙,急语)我不能再来一次,你救凤羽,用什么方法都好,救他!(入暗门)

董志英 (要去看凤羽,停住。想了想,决定去看胡委员;正碰上管一飞)胡委员呢?

管一飞 瘾真大,这么半天还不肯起来呢!怎样,志英,不生气了?

董志英 我想了半天,想不出好办法来。以没办法的办法说,你的主意也还有些道理!

管一飞 每一件事,我都详细的想过,所以我的主意虽不见得是最好的,可也不是很坏的!你,一个女孩子,有什么出路呢?去嫁人,你没有自由。去继续作事,青春很容易过去呀!莫若趁着年轻,享点福,弄点钱,给将来打下个基础,是不是?

董志英 我也这么想!老实不客气的说,我讨厌这个老头子,可是,想不出更好的法子来!

管一飞 没有更好的,这就是顶好的!好啦,快把嘴唇抹红一点,我去请胡委员!(下)

董志英 (手颤着拿出小镜,照了照。很难过,向凤羽那边看了看,长叹。又用小镜自照,摸了摸唇)

管一飞 (搀着胡)您慢着!慢慢的!

老四 (端茶具随于后)

胡继江 (立住,看董)越看越好,是个福相!再能初一十五吃斋,每天念念佛,脸上就得更润了!刚才怎么不来给我烧烟呢?小姑娘!(坐)

董志英 还没学会哪!过两天跟您学学好不好?

胡继江 哎呀!哎呀!小嘴儿会说话,好听!

董志英 胡委员!

胡继江 (娇声细气的)啊!

董志英 求您一件事,行不行?

胡继江 说吧!听一听,再说行不行呀!

董志英 (撒娇)那就不用说了!

胡继江 假若不是教我上天给你摘月亮,大概总可以办得到!说吧!

董志英 我有个邻居,叫吴凤羽,犯了点小错儿,教管先生捉来啦。

胡继江 是男的,还是女的?

董志英 男的。

胡继江 噢,我对男的不大感觉兴趣!

管一飞 胡委员,姓吴的这个人犯罪很重,您不用操心,我自有办法!

胡继江 对了对了!教老管办办好了!

董志英 您不管?好,再见!(要走)

胡继江 上哪儿,小姑娘?别走!

董志英 您不管我的事,我也不管您的事,咱们算吹了!

胡继江 别吹!别吹!脾气倒不小,你个小东西!好,我管你的事!

董志英 他叫吴凤羽,请您帮帮他的忙!

管一飞 胡委员,这个人千万放不的!

胡继江 你是不是教我放了他呢?小姑娘!

董志英 我是求您把他带走,亲自审问审问他,多少好减轻一点罪名!

胡继江 小姑娘,真聪明!你看,老管,她并不是教我放了那个人。好吧,我问问他,果然罪重呢,我再把他送回这里来,好不好?

董志英 管先生,我负责把他送回来!

管一飞 (无可如何的)胡委员怎说怎办,我无不遵命!

董志英 老四!

老四 是!

董志英 把凤羽送到车上去!从后边走!

老 四 是!(不动)

胡继江 去吧!

老四 是!(下)

管一飞 您可不要轻易放了他,委员!

胡继江 我决定怎办,一定跟你商议,不过今天咱们都得给志英个面子,是不是小姑娘?

董志英 我求您多给我点面子,别随便就杀了!您刚要了我,就杀人,多么不吉祥啊!

胡继江 看这小嘴,多么会说话!老管,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阿弥陀佛!志英,咱们走吧?

管一飞 (忙搀)您的烟吃足了吗?再烧两口?

胡继江 回家去吃,志英,来搀着我!

老四 (上)报告胡老爷,那个人已经上了车。

胡继江 好,来,给你俩钱,烟烧的不坏!(给钱)

老 四 (请安)谢胡老爷的赏!

胡继江 噢,还忘了呢,我来给你温居,怎么没带点礼物来呢?真该死!该死!

管一飞 您的人到了,还不比礼物贵重吗?

董志英 折干好了!

胡继江 不错,小姑娘说的对!好,你自己买点什么吧!(给钱)

管一飞 太不敢当了!谢谢!谢谢!(大鞠躬)后天在您的后花园开大会,您可别出门!

胡继江 再商议吧。

管一飞 说定了吧!我一定防范的很严密,您放心,绝对不会出事!

胡继江 总要先征求西岛七郎的意见喽!

管一飞 当然!当然!他已经同意啦!

胡继江 别方面总也得敷衍敷衍,不要招人家忌妒!

管一飞 是!是!我一定留神,不惹起别人的反感!你看,我们没您行不行?您随便一说,就够我们揣摩半天的!我这儿先谢谢您的指教!(又鞠躬)

胡继江 小姑娘,咱们走吧,老管,不送!我最不喜欢人家送我!(往外走)

管一飞 好,我遵命不送!(送至屋门,大鞠躬)老四,招呼车去!嘱咐开稳一点!

胡继江 (同董下)

老四 (急跑出去)

管一飞 (独白)老头子,小丫头,都够厉害的!走着瞧吧!看谁厉害!(打开小马儿的门)小马儿!(往里看)小马儿!(进去)小马儿!(跑出来)老四!老四!

老 四 (跑上来)是!

管一飞 小马儿呢?小马儿呢?

老四 不是在那里吗?(指)

管一飞 不在那里!

老四 (过去看)真不见了!

管一飞 见鬼!见鬼!

老四 大门上有人,她出不去!

管一飞 见鬼!(拨电话)喂,三八四二吗?找丁炳德!噢,你就是?把吴凤鸣和小马儿的像片赶紧发出去,车站上,城门上,都发下去,嘱咐他们,日夜留神,一定要拿到!好了!(放下电话)老四,去看看门外,雅禅布置好了人没有?

老四 是!(要走)

管一飞 别忙,还有话!到张委员那里,请他后天务必到会,请他告诉西岛将军要带几个兵来!

老四 是!(又要走)

管一飞 还有,把小赵找来,监视着田雅禅!去吧!哼!谁也逃不出我的手心去!

(幕落)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的医院   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武汉中际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正规吗   北京癫痫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郑州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如何治疗   郑州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贵阳癫痫病专科医院   癫痫治疗医院   昆明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黑龙江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甘肃癫痫病医院   兰州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昆明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湖北癫痫病医院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   长沙癫痫病医院   湖北癫痫病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看癫痫病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