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_青春励志文章集锦|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内容

第01节 下房【卡拉马佐夫兄弟】 皮皮少儿阅读频道

来源:清风文学网   时间: 2019-09-12

好色之徒

第一节下房

费多尔-巴夫洛维奇-卡拉马佐夫的住宅并不在市中心,但也不十分偏僻,房子很旧,却具有悦目的外表:是带阁楼的平房,粉刷成灰色,带着红色的铁皮屋顶。然而它还 能支持很久,房子开间极大,也很舒适,有各种各样的贮藏室,有各种各样的暗间和意料不到的小楼梯。里面老鼠成群,然而费多尔-巴夫洛维奇并不特别讨厌它们:“晚上独自在家的时候不至于那么寂寞。”再说他也确乎有到晚上打发仆人们到厢房去,整夜关着门独自一人呆在屋子里的惯。那所厢房在院子里,宽敞而且坚固;费多尔-巴夫洛维奇把做饭的地方也安排在那里,虽然正房里也有厨房。他不闻厨房的味儿,食物无分冬夏全从院子里端来。本来,这所住宅是为大家庭建筑的,主仆一起再加五倍都住得下。但是在我们讲这段故事的时候,正房只住有费多尔-巴夫洛维奇和伊凡-费多罗维奇两人,而下人住的厢房里只住着三个仆人:老头儿格里戈里,他的妻子老太婆玛尔法,还 有年轻的男仆斯麦尔佳科夫。关于这三个仆人必须说得稍为详细些。关于老头儿格里戈里-瓦西里耶维奇-库图佐夫,我们已经说了很多。他是一个坚定倔强的人,会固执而不屈不挠地追求自己的目的,只要这个目的由于某种原因(虽然这个原因往往很不合理)在他看来是一种不可推翻的真理。总而言之,他是正直不阿的。他的妻子玛尔法-伊格纳奇耶芙娜,虽然一辈子在丈夫的意志面前表示无条件地服从,有时却也对他提出固执的要求,例如要求在农民刚刚解放以后马上离开费多尔-巴夫洛维奇到莫斯科去,开始做个什么小生意,因为他们积攒了一些钱。但是格里戈里当时不容分说地断定,女人是在那里说,“因为一切女人全是不忠实的”,他们不应该离开旧主人,无论这主人为人怎样,“因为现在这是他们应尽的责任”。

“你明白不明白,什么叫做责任?”他问玛尔法-伊格纳奇耶芙娜。

“关于责任我明白。格里戈里-瓦西里耶维奇,但是我们有什么责任留在这里?我真不明白,”玛尔法-伊格纳奇耶芙娜坚定地回答。

“不明白就不明白,但事情就这样决定。以后不许再说。”

结果果然这样,他们没有走,费多尔-巴夫洛维奇给他们定了工资,并不多,却按时清付。格里戈里也知道他对于主人有一种不可辩驳的势力。他感到了四川癫痫病的医院治疗比较好这个,而这也是理所应当的:这个狡狯固执的小丑费多尔-巴夫洛维奇,象他自己说的那样,在“某些生活上的事情”里,有很坚定的格,而在另一些“生活上的事情”里,他的格就大大软弱,这在他自己也感到惊奇。他自己也知道是哪些事情,正是因为知道,所以很害怕。在有些生活上的事情里,应该特别惕,如果没有忠实可靠的人在旁边,就会十分困难,而格里戈里正是最忠实可靠的人。费多尔-巴夫洛维奇生平有许多次甚至发生过可能挨打,而且会被痛打一顿的危险,总是由格里戈里加以解救,虽然事后每次总要挨这位老仆的一番训诫。然而单单挨打还 不至使费多尔-巴夫洛维奇害怕;另外还 常发生一些远为严重的,甚至十分微妙复杂的情况,到那时候,大概连费多尔-巴夫洛维奇自己也说不清对于忠实、亲近的人有多么异乎寻常的需要,这种需要是他有时会突然一下子无法理解地自行感觉到的。这是一种近乎病态的情况:费多尔-巴夫洛维奇是个十分�H荡而且在情欲方面时常残忍得象恶魔般的人,但是忽然有时会在酒醉的时候自行感到神上的恐怖和道德上的震动,对他的心灵几乎会产生一种甚至可以说是生理上的影响。他有时说:“我的心在这时候就好象是哆嗦着提到了喉咙里似的。”就在这种时候,他希望在他的附近,离他不远,倒不一定在一所房子里,但至少在厢房里,有一个忠实、坚定的,和他迥然不同、毫不荒唐的人,这个人虽然看见了他所作的一切恶行丑事,知道了一切秘密,却还 是由于忠心而容忍这一切,并不反对,主要是不加责备,不说关于今生或死后的威吓话,而且在需要的时候还 要保护他,保护他免受某个不相识的、可怕而危险的人的威胁。重要的是身边必需要有另外一个人,一个相处多年的、友善的人,以便在痛苦的时候可以招他前来,只为了可以看看他的脸,或者搭讪几句话,甚至完全不相干的话,如果这个人不表示什么意见,并不生气,他心上会好象轻松些;如果这个人生气,那么就更加愁闷些也行。曾有过这样的事――自然是十分稀有的:费多尔-巴夫洛维奇甚至夜里走到厢房去把格里戈里唤醒,叫他到他那里去一下。格里戈里去了,费多尔-巴夫洛维奇谈了些完全不相干的话,然后立刻打发他走,有时甚至加上嘲弄和玩笑,然后自己啐口唾沫,躺下睡觉,无挂无牵,安然入梦。阿辽沙回来后,费多尔-巴夫洛维广西癫痫病到哪里治疗好奇也曾有过这一类的情况。阿辽沙十分“打动了他的心”,因为他“生活着,一切都看见却不加任何责备”。不但如此,他还 带来了从未遇到过的东西:对于他这老头子完全不加轻蔑,相反地,倒流露出永远不变的亲切,真诚而毫不做作的依恋,对于他这样一个不值得依恋的人的依恋。这一切对于老放荡鬼和不顾家的人,是完全的意外,对于至今只“作孽”的他,完全出乎意料之外。阿辽沙离开后,他自己承认他明白了一点至今不愿明白的东西。

我在这篇小说开头时已经提过,格里戈里恨阿杰莱达-伊凡诺芙娜,费多尔-巴夫洛维奇的第一位夫人,长子德米特里-费多罗维奇的母亲,相反地却保护第二位夫人,疯癫病人索菲亚-伊凡诺芙娜,他反对自己的主人,反对一切偶然说她一句坏话或轻浮的话的人。他对于这不幸的女人的同情竟变成了一种神圣的东西,因此,二十年来,无论什么人对她说一句甚至只是不好的暗示,他也受不了,立刻要对施加侮辱的人进行驳斥。格里戈里外表上是冷静、威严的人,不多嘴,要说就说有分量的、不轻浮的话。同样,猛一看去也摸不准他究竟自己那个顺驯服的妻子,但是他实在是她的,而她自然也明白这一点。这个玛尔法-伊格纳奇耶芙娜不但不是个蠢女人,也许比她的丈夫还 要聪明,至少在日常生活方面比他有主意,但是从结婚那一天起,她就毫无怨言而且十分柔顺地服从他,认为他神上比自己优越而毫没有二话地尊敬他。值得注意的是他们两人一辈子很少谈心,至多谈些极必要的日常琐事。傲慢庄严的格里戈里总是独自考虑一切,心一切,所以玛尔法-伊格纳奇耶芙娜早就明白他完全不需要她的劝告。她感到丈夫十分欣赏她的沉默,认为她这样做是聪明的。他从来没有真正打过她,只偶尔有过一次,也只是轻轻揍了几下。在阿杰莱达-伊凡诺芙娜和费多尔-巴夫洛维奇婚后的第一年,有一次在村庄里,聚集了一些当时还 是农的乡下姑和村妇们到主人的院里来唱歌跳舞。她们跳起了“牧场”舞,忽然,那时还 是个年轻少妇的玛尔法-伊格纳奇耶芙娜跳到合唱队的前面,用特别的姿鄂州癫痫医院,癫痫病是怎样产生的势跳起“俄罗斯”舞来,并不照乡村的样子,象村妇那样跳,而是照她在有钱的米乌索夫家地主剧场里充当家时的跳法,――这剧场里有从莫斯科聘请来的舞蹈教师专教演员们跳舞。格里戈里看见他的妻子这样跳舞,一小时以后,在自己家那个木屋里轻轻地揪住她头发教训了她一顿。但是殴打的事情从此根绝了,一辈子再也没有重新发生过,而玛尔法-伊格纳奇耶芙娜也从此戒了跳舞。

上帝没有赐给他们儿女,有过一个婴孩也死去了。但格里戈里显然孩子,甚至并不隐瞒这一点,也就是说并不觉得不好意思流露出来。阿杰莱达-伊凡诺芙娜逃走以后,他把三岁的德米特里-费多罗维奇领来,照管了差不多一年光景,自己拿木梳给他梳头,甚至自己在洗衣盆里给他洗澡。后来他既照料过伊凡-费多罗维奇又照料过阿辽沙,为这个还 挨过一记耳光;但这些我都已经讲过了。至于自己的小孩,那么唯有当玛尔法-伊格纳奇耶芙娜怀孕的时候,他在期望中喜欢了一下。等到生下以后,他就既感到伤心又感到恐怖。因为这男孩生下来就是六指的。格里戈里看见了这个,懊丧得不得了,不但一直到受洗的那天始终一言不发,还 故意默默地躲到菜园里去。那时候是春天,他在花园里的菜地上整掘了三天菜畦。第三天上,必须给婴孩施洗了;格里戈里当时已经想好了主意。他走进木屋,神父和宾客们都已聚在那里,最后费多尔-巴夫洛维奇也亲自驾临,来当教父。格里戈里忽然声明,婴孩“根本不应该受洗”。他这声明声音不高,话也不多,一个字一个字地吐出来,只是呆呆地凝神望着神父。

“这又是为什么?”神父带着好玩的惊奇神色问道。

“因为这……是条龙……”格里戈里喃喃地说。

“怎么是龙?什么龙?”

格里戈里沉默了一会。

“发生了自然的错乱……”他嘟囔着说,虽然很不清楚,

却极坚定,显然不愿再多说。

大家笑了一阵,自然还 是给可怜的婴孩行了洗礼。格里戈里在圣水盘旁边热心地祷告,却没有改变对这个初生婴儿的看法。不过他什么都不去干涉,在有病的男孩活着的两星期内,差不多没有看他一下,甚至不愿理会他,而且大半时间都不在家。但是过了两星期男孩生了鹅口疮死去以后,他亲自把他放在小棺材里,带着深沉的忧伤望着他。等到往不深的小坟坑里填土的时候,他跪下来,朝小治疗癫痫最新技术坟叩了头。从那时期,有许多年他一次也没有提起过自己的孩子,而玛尔法-伊格纳奇耶芙娜也一次没有当他的面回忆孩子,在遇到要同什么人谈起自己的“小宝贝”的时候,就把声音压低下来,虽然格里戈里-瓦西里耶维奇并不在旁边。据玛尔法-伊格纳奇耶芙娜说,他自从埋葬了婴孩以来,特别热心钻研“神事”了,读《圣者传》,多半是默念,每次戴上大圆银边眼镜一个人念。除去在四旬斋的时候以外,他不大声朗读。他读《约伯书》,不知从哪里弄来了“我们符合神意的神父伊萨克-西林”的语录和信条抄本,拼命地念着,多年如一日,差不多一点也不明白其中的意义,但是也许正是因为这样,才更加宝这本书。最近,他对在邻近地方偶尔接触到的鞭身教开始留意并且研究起来。他显然十分震动,但是觉得转而皈依另一种新信仰还 是不合适的。他对于“神学”的渊博自然更使他的面貌平添了几分严肃气派。

也许,他本倾向于神秘主义。好象故意似的,六指婴孩的出世和死亡又恰巧和另一桩很奇怪的、出乎意料的新鲜事赶在一起。这事据他以后有一次自己表示,在他的心灵里留下了“深深的印迹”。就在六指婴孩埋葬的那天,玛尔法-伊格纳奇耶芙娜夜里醒来,听见好象有新生婴孩的哭声。她害怕了,叫醒丈夫。他细听了一下,说多半有人在呻吟,“好象是女人”。他穿衣起。那时是很暖和的五月之夜。他走出房门,清晰地听出呻吟声是从花园里传来的。但是从院子通向花园的门夜里是锁着的,除去这个门以外就没法进去,因为花园的四周有坚固高厚的围墙。格里戈里回到屋里,点上玻璃灯,取了花园的钥匙,没理会他的妻子歇斯底里的恐怖(她老是咬定说,她听见了孩子的哭声,一定是她的男孩哭着唤她),默默地走进园里去了。他立刻听清呻吟声是从园中小门旁边的澡堂里传出来的,而且呻吟的一定是女人,他开了澡堂的门,看见了一幅把他惊呆了的景象。一个流街头为全城闻名的本城疯女人,绰号叫丽萨维塔-斯麦尔佳莎娅(臭丽萨维塔)的钻进了他们的澡堂,刚刚生养了一个婴孩。婴孩躺在她的近旁,她在他的身边快要死了。她一句话也不说,因为她不会说话。但是所有这一切应该特别说明一下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的医院   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武汉中际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正规吗   北京癫痫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郑州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如何治疗   郑州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贵阳癫痫病专科医院   癫痫治疗医院   昆明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黑龙江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甘肃癫痫病医院   兰州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昆明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湖北癫痫病医院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   长沙癫痫病医院   湖北癫痫病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看癫痫病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