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_青春励志文章集锦|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正文内容

高凯:有一种疼醉在乡土里-

来源:清风文学网   时间: 2021-04-05

      在高楼林立车水马龙灯红酒绿的都市,目光一触及高凯的诗,巨大的反差,让惊、麻、疼、喜瞬间交织一起,刺激得我一身肌肉几乎咔嚓一声就从骨头上落到了地上。

      泥土里不仅生长供我们吃喝的粮食,也生长我们日益稀缺的纯朴,原始,真实,美好,感动甚至落后。有着对乡土深深的热爱,对故乡风俗人情的熟悉与眷恋,对父老乡亲的爱戴与感激,对山水草木的观察与体验,构成了诗人高凯乡土诗的主要内容。高凯的乡土诗成了现代诗与先锋诗日益泛滥成灾时期的另类与净界。

      《生我的那个小山村》,肯定偏远贫穷落后,但诗人的记忆与许多天真无邪的童年一样充满了无限的快活与乐趣,整个小山村就是一个忘不了的小伙伴,这样的写法不仅新鲜简洁而且独特感人,透出了诗人对故乡的深深依恋与感恩之情。

      《谜语里的老山羊》,通过山村司空见惯的一幅画面:梁上一位白胡子老汉反穿着羊皮袄,“跌跌绊绊跟在老山羊身后”,远远看去,几乎分不清哪个是人,哪个是羊,其实山村里的人早已与羊相依为命,“正反各披着件皮袄的两个老伙计/命中注定要在人世上一块受苦”。也许一个老光棍成天与一只母山羊在一起,难免生出些风言风语,山羊就成了谜语里的老山羊。这个凄美的故事,已流传了不知多少年,它让我们对山村的原始与落后、对人与动物、人与自然、人与人的关系的解说,增添了不尽的话题与角度。

      一只小鸟落在一头牛的脊背上,这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不过的景象,诗人却从中发现了“村子深处那些被叫作爱情的东西/就是这样发生的”,“自然”一下子具体了,真实了,可感了,可遇不可求才是自然的本质。自然发生的小的不起眼的故事,仍然有他特殊的惊天动地的过程。还有飞着飞着就看不见了的鹰,路边一粒被麻雀吃了的麦子,掉到手里找不着的雪花,玉米是“玉一样的米呵”,红光满面的大个子庄稼高粱,刀子般的风,搬家的蚂蚁,这些平凡细小的细节成了诗的不凡的意象,说明高凯灵敏的艺术感受力,更难得的是他永不泯灭的童心,这也是他诗意的神秘源泉之一。诗人通过对消逝事物的重新命名,对被忽略之物的精微审视,表现了对大地之下人类精神之根的呵护。

      高凯的乡土诗中,多为乡“乐”诗,像《窑洞》这样写乡“愁”的还不多见。“走下去  在这些黑黑的深处/如果遇不上一个深深的伤口/就不算走到窑洞的最深”。窑洞让山村人躲开了风雨,也躲开了阳光,他们把自己的“伤口”与自己的粮食一起也藏在了这里,诗人用诗行深入窑洞挖掘农民的深处,探寻山村的“伤口”,让读者对农村有了刻骨般的印记与反省。这样的“伤口”在西北农村才是独有的,高凯的过人与超人之处,不是他用西北方言入诗表现西北的独特,而是他用西北人独特的生存方式揭示了西北人悲喜的根源与秘密。

     《吃爆米花想到的》,是这组诗中明显带有城市痕迹的唯一一首乡土诗。诗人在城里作为一个城里人回望乡土,“那个让粮食在城里开花的人/从里到外都是天底下最黑的人”,这里充满了怜悯之心,也有无可奈何之叹。现在的乡土诗人基本上是“回望式乡土诗人”,生长在山村在山村写乡土诗的原汁原味的乡土诗人极为难找了。

      国家处在由乡村为中心的社会结构,向城市为中心的社会结构转换的过程之中,整个民族正在发生深刻变化。诗人有责任用敏感的心灵,深刻的历史意识,去记述这一过程。

      陕西的耿翔、北京的白连春、云南的雷平阳,甘肃的高凯等等,这些诗人都是目前活跃在中国诗坛的生力军,是中国乡土诗歌创作的中坚力量,这些诗人之所以能产生广泛的影响力,就在于他们有一颗纯朴的诗心,能将乡土中国、朴实乡村、传统诗质和现代理念灵活地杂糅融合。他们能够以自己独特的创作,表达对人生的诘问和对生命的关怀,既悉心守护那些古老的价值,又锐意探索创新,并将自己的经历和感受推展至深远的诗意之境。

      中国是一个农业大国,乡土是永恒的题材。乡土性决不是为怀乡而怀乡的情结,也不是单纯的怀旧和返朴归真。土地说到底是人类灵魂的家园,乡土是一个充满东方哲学意味、历史人文精神的文化大背景,是诗的载体,而乡土诗则应该表现这片土地上人们心灵的淳朴亲和,是对人性的开掘和呼唤。民族性是针对世界一体化而言,其价值在于建设人类文化的多样性,因此,民族性必须要与自己的传统文化相对接;而现代性是传统的可持续发展,对诗歌而言,个性、创新与和西方文化吸收、融合,才是乡土诗歌的最佳状态。

       2009年7月5日,首届闻一多诗歌奖在武汉颁发,我国著名诗歌评论家、北京大学教授谢冕在颁奖仪式上宣布,“甘肃诗人高凯获得首届闻一多诗歌奖,奖金10万元。”据悉,闻一多诗歌奖堪称中国诗歌年度最高奖及中广西哪里看癫痫#!好国新诗百年以来奖金最高的奖项。谢冕在颁奖仪式上代表评委会宣读的授奖辞说:“组诗《陇东:遍地乡愁》是一次令人感动的土地与生命之旅,一次饱含深情和挚爱的诗意返乡……它所呈现的形式探索与诙谐简洁的语言风格也体现了一个成熟诗人的可贵品质。”  

       高凯的乡土诗被《诗刊》称为诗中的“土特产”和“绿色食品”,被藏族诗人伊丹才让称赞为“我们民族的黑头发”。诗人韩作荣说,“高凯的诗和乡土融为一体,有底气,有深度,表达了受乡村哺育的诗人在心灵上的一种境界。”

       乡土诗的一向缺憾是外视大于内视,写什么尴尬了怎么写,道德关怀淡化了思想感情的复杂性,可喜的是高凯在《陇上纪事》里这几方面都有探索和突进,当然也仍有巨大的升华与转换空间,我们祝愿他能走得更远更深更险。

      2009年12月6日于郑

       高凯,当代诗人,男,汉族,1963年3月出生。甘肃省合水县人。一级作家。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甘肃省当代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甘肃省院常务副院长。获甘肃省委、省政府甘肃省优秀专家、甘肃省宣传文化系统创新拔尖人才、甘肃省领军人才称号。曾出席第七届全国作代会、2007年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
       其先后在《飞天》《星星》《诗刊》《中国作家》《人民文学》《上海文学》《北京文学》《红岩》《诗歌报》《芳草》《作品》等报刊发表大量。其中,有二百余首(篇)先后被《诗选刊》、《读者》、《青年文摘》、《作家文摘》、《中国诗歌精选》、《中国年度最佳诗歌》、《中国新诗年鉴》、《中国现代汉诗年鉴》、《21世纪中国诗歌精选》、《现代诗300首笺注》、《改革开放30年的中国儿童文学》、《新中国60年文学大系》等选刊、选本选载。在省内外出版专著8部、合著与编著14部。诗作《村小:生字课》获第五届中国作家协会优秀儿童文学奖。组诗《陇东:遍地乡愁》获首届闻一多诗歌大奖。此外,其1994年出席《诗刊》“青春诗会”。   
       高凯独树一帜的诗歌艺术,于上世纪90年代中以来为诗坛所关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中国图书商报》、《中华读书报》、《诗刊》、《诗探索》、《名作欣赏》、《中外诗歌研究与交流》和中央电视台等媒体多次报道、评介其文学活动和诗歌艺术。《人民文学》、《读者》和《飞天》曾于2000年9月在兰州举办高凯陈龙乡土诗研讨会。

陇上纪事(组诗/15首)

              高凯

  生我的那个小山村

秃岭上齐刷刷的庄稼
是村子的头发
在半山腰里睁开的窑洞
是村子的眼睛
呼哧呼哧喘息的烟囱
是村子的鼻孔
咯嘣嘣吃粮食的石头磨子
是村子的嘴巴
阳坡坡上院外的墙角落
是村子的耳朵
古旧而灵巧的生产工具
是村子的手和足
大槐树下的那口老井
是村子的肚脐
一根盘来盘去的羊肠小路
是村子的肠肠肚肚
老虎下山一张皮
是村子的穿衣
社火里那个最热闹的日子
是村子的生日
操场上常年插着一面国旗的小学校
是村子的首都

  谜语里的老山羊

一只咩咩的老山羊
是村里一个谜语的谜底——
白胡子老汉顺梁走
黑豆豆撒了二三斗

山大沟深的村子
真正的谜底往往一时很难猜透
像那个白胡子老汉  是谜面也是谜底
跌跌绊绊跟在老山羊身后

一个是村里的白胡子牲口
一个是村里的白胡子老头
一高一低  一前一后  一呼一应
经过山梁上陡峭的小路

都稀里糊涂老了
武汉哪个医院治癫痫病理想 一条路不知能否一起走到尽头
黄昏深处的一个土窝
不是雨漏就是风吼

正反各披着件皮袄的两个老伙计
命中注定要在人世上一块受苦
吃进去的是一种黑豆豆
拉出来的是一种黑豆豆

    山谷里有我的回声

小村子用一个很大的山谷
来装我的声音

每次离乡
我都大声喊过  我要走了
每次回家
我都大声喊过  我回来了
这些有悲有喜的声音
统统被空荡荡的山谷
揽入怀中

而且  我喊一声
山谷就会答应一声
我喊什么  山谷就会答应什么
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
不管是对还是错

村子把自己的身子全部掏空
为的就是装下我一生不同的声音
山谷里一直有我断断续续的回声
是因为村子虚怀若谷

生我的那个小山村  小是小
但却让我很快长大了

     一头牛的爱情

一只小鸟
落在一头牛的脊背上 而牛呢
竟然看上去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似的

平时 村子里最牛的是一头牛
而此刻比一头牛还牛的是一只小鸟

小鸟一直得意地踩着牛 而牛呢
照旧甩着尾巴 埋头吃自己的嫩草草

其实 牛心里正偷偷高兴着呢
自己和一只小鸟的缘分
已经到了

村子深处那些被叫作爱情的东西
就是这样发生的
 
  窑洞

跟着我往里走
或一丈二或两丈二或三丈二
走到外面的光亮够不到的地方
走到最黑最黑伸手不见五指的尽头
还不是窑洞的最深

窑洞里还有深深的炕洞
还有深深的麦囤  还有深深的
燕子窝和深深的老鼠洞  还有
深深的醋坛子菜坛子和油坛子
还有深深的碗深深的酒盅子
和深深的黑眼孔

在这深深的窑洞里
拐弯抹角还有深深的心事
和深深的光阴

跟着我一直往里走
走一千里走两千里走三千里
甚至一直朝里走下去
走下去  在这些黑黑的深处
如果遇不上一个深深的伤口
就不算走到窑洞的最深
 
   那只鹰

那只鹰
飞着飞着就不见了

瞥见它之后
我一直用目光跟着它飞
万里无云的天空
只飞着一只鹰

那只鹰一开始还像一只鹰在飞
但后来就像一粒黑籽麻在飞
再后来就像一个针尖在飞
最后什么东西也没有的天空
仍有一个什么东西在飞

那只鹰
飞着飞着就不见了

通过手术治疗可以治好癫痫病吗t: 120px">那只鹰在天空的天空上飞
那只鹰还有一个让我看不见的天空
莽原之上  一只鹰
突然将一个更大的天空
戴在我的头顶
         
    看见一粒麦子

我和一只麻雀  在路边
同时看见一粒闪闪发光的麦子

一粒麦子
就是一粒麦子  不过
就是一粒粮食而已

但是  一粒麦子
如果在秋天是一粒粮食的话
在春天就是一粒种子

一粒种子我也能随便拿起
但我的腰却怎么也为它弯不下去

麻雀比我的动作快多了
乘我迟疑  抢先把那一粒麦子
拾进了嘴里

一路我都在心里歌唱这只麻雀  是它
把一粒遗弃的种子直接变成了粮食呵
  
   那朵魂一样的雪花呵

我是看着那朵雪花从天上飘下来的
我是看着那朵雪花落在我的手心里的
但那朵雪花在我的手心里转眼就不见了
那朵雪花从我的手心去了哪里
我竟然一点也不知道
找遍手心所有纵纵横横的纹路
都没有那朵雪花的影子
那朵魂一样的雪花呵
在我的手心就这样丢失

  有关风

风有时是一丝一丝的
风有时是一股一股的
风有时是一场一场的

但东南西北最厉害的风
是有时从空穴冷嗖嗖飞出来的刀子似
一把一把的

刀子似的风
即使不见血  刮过去之后
浑身总是一刀一刀的

  你真的坏

你把一只毛毛虫
偷偷放在人家的领口口上
你坏

你用一个寒碜的香包包
就把人家的魂儿从身上勾走了
你坏

你经常深更半夜在人家的窑顶上
唰啦唰啦撒土土
你坏

你害得人家到头来嫁不出去了
没想到手手拉了钩的人也会变心呀
你真的坏

  玉米

迎着风  大家一起
飒飒甩动长袖

这是北方的甘蔗呵
每一节都是甜的

这还是北方的瘦竹子
每一节都是硬的

有一种疼刻在骨头里
骨节里长着一种疼

在襁褓里就咬紧牙关
玉一样的米呵

美髯飘飘  在襁褓里就老了癫痫病对患者的寿命有多大影响> 一出襁褓就碎了

  高粱

高原上
总是站着一些大个子庄稼

一直齐心协力那样高高地站着
高过了所有的人

祖祖辈辈都喜好烈酒
个个红光满面的

阡陌井然  天塌下来有大个子
天撑起来也有大个子

  豆子

颗粒归仓
我要像竹筒倒豆子一样
唰啦啦倒出一首诗……

黄豆  绿豆  红豆  黑豆  大豆
豌豆  扁豆  蚕豆  豇豆  刀豆
我要让这些饱满的乖豆豆
统统跃然纸上

我要先拣出那些汗珠般的黄豆
再拣出那些黄豆般的汗珠
轰隆隆磨一夜豆腐

当然  还要给一窑牲口
把过冬的口粮留够

最后
我要从那些羞涩的北国红豆之中
再拣出一把爱情的珍珠
在诗中相思

   蚂蚁二题

之一

长长地卧在地头
父亲就开始打盹  鼾声里的父亲
一直是蚂蚁头顶会打雷的那个巨人

父亲又挡住了一只蚂蚁的去路
一只疲惫的蚂蚁不得不翻越我的父亲

走过高原上这座沉睡的起起伏伏的大山
夕阳西下  蚂蚁
才能回家
 
之二

数不清的蚂蚁  悄然
从村里向村外迁徙

有的蚂蚁
背着一个雪白的蚁卵
有的蚂蚁背着一个
小蚂蚁  有的蚂蚁背着
一个老蚂蚁  有的蚂蚁
背着一个病蚂蚁  甚至
一些死去的蚂蚁
也被一些活着的蚂蚁
背着上路  而且
一些蚂蚁还背着一粒
巨大的粮食

蚂蚁和谁也不打招呼
谁也不知道蚂蚁的目的地在哪里
只见黑压压蜿蜒而去的蚂蚁
出了村口

  吃爆米花想到的

泥土里的粮食
竟然跑到城里来开花了

粮食跑到城里来开花
本是想结点果实的

但粮食在城里刚一开花
就被城里人吃掉了

那个让粮食在城里开花的人
从里到外都是天底下最黑的人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的治疗   治疗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中际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正规吗   北京癫痫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郑州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治疗癫痫的方法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看癫痫病医院   有哪些治疗癫痫的好方法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小儿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羊羔疯能治好吗   治疗癫痫的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症的症状都有哪些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儿童癫痫的治疗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都有哪些   癫痫症状   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   植物网   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西安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南昌癫痫病医院   西安中际脑病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症状   成都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能治好吗   湖北癫痫病专科医院   济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郑州专业的癫痫病医院   郑州哪家癫痫病医院比较好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郑州军海癫痫病医院怎么样   全国治疗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癫痫病怎么治疗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湖北治疗癫痫病医院在哪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河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哈尔滨治疗癫痫病费用是多少   黑龙江癫痫病专科医院   陕西癫痫病专科医院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