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_青春励志文章集锦|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内容

花落无声(2)-

来源:清风文学网   时间: 2021-04-05

    关于钟寡妇的 “威名”,这里不得不做点补充的是:当每一个人让这三个字脱口而出时,脸上都会不由得浮起一丝嘲弄的笑意。男人们提起她,通常是在这样的话语中,“你小子是不是血涨得很,去找钟寡妇给你泄泄吧!”“某某某这女人骚得很哪,比钟寡妇差不到哪儿去!”如此等等,而女人们,尤其是家法严格、为人正派的女人们则纯粹把钟寡妇做为教养自己女儿恪守妇道的反面题材!话不能说得太透,如此一点,钟寡妇的威名便可见一斑了!
    在庙儿坪这样贫穷而落后的山区,钟寡妇便如当世的“潘金莲”,每一个人都以嘲弄和厌恶的口吻提起她,以讲故事一样的心理笑谑着讲说她的经历,但她的威名,却让女人们时刻害怕和提防,而让男人们不无厌恶又想入非非!
    钟寡妇就是这么一个厉害角色!在众多的唾沫星子中活了二十几年,她依然是她,依然昴着头挺着胸脯在别人的眼皮子底下走来晃去,依然该笑的时候笑,该说的时候说,该吃饭时从没少咽过一口,该干活时从没有看着那片片不长庄稼的“滚牛田”皱过眉头,依然是想什么就做什么,不曾丝毫收敛她一贯的波辣狂野!
    然而,现在的钟寡妇心中却有着无限烦恼!
    钟寡妇家庭很简单,除了她就是现已二十二岁的女儿刘槐花。槐花姑娘虽非名花,但常见的“花”与她相比,都黯然失色了不少!且不说她的容貌比花惟有过之而无不及,就是她的那份单纯天真、活泼机灵的个性,更别说远远近近其他出身普通农户的姑娘,就连美丽灵动的黑水泉也缺乏那份出自天然、流畅活泼的灵气。槐花姑娘笑的时候,连蜜蜂蝴蝶也会疑作是世界上最娇艳最动人的花骨朵呢,更何况其他有头有脑有眼睛有情感的人?而她喜欢笑,喜欢将自己最美丽的表情奉献给每一双眼睛,不论这眼睛后面包藏的是什么!浓黑而细弯的眉毛稍稍向上一挑,圆溜溜的眼睛立刻收拢成三月初十头间的新月,但正是这半盈半亏的月意里,碧澄澄荡漾着清凉柔和的水波儿,天真、 快乐、朦胧的笑意就丝丝缕缕地渗出来,渗出来……这细微的变化任你拥有何等细致的洞察力何等敏锐的眼光也是捕捉不到的,只能用心去体会,只能用“意”这字来形容和表达,仿佛春风里所包含的温馨和活力,只有当你舒张浑身上下的每一个毛孔时,才会完完全全觉沉醉于春的意境和若有若无的气息中;她的脸本就已清纯美丽、毫无瑕疵,笑的时候,她的粉莹莹的左脸蛋上随着嘴角的微微翘起而悠然地旋起一个圆圆的笑窝儿,这个窝儿会让人想起什么?是浩淼无际、碧澄嫩洁、一顷千里、平静如镜的水面因为什么忽然有那么一小块漩起柔柔涟漪或者泛起一朵或两朵温情的小浪花。红润而俏薄的唇片儿轻轻启开,露出几颗洁白整齐的牙齿。她的脸本已因这些微的笑意成了万千花丛中最清纯最美丽最能给人以暇想的滚着珠露、沁着馨香的一朵含苞欲放的花蕾,尤其个中所蕴藏的沉静和调皮的意味已足以让人沉醉于其中了!更何况,每当发自内心的这笑意被春风拂上脸庞的时候,她的整个人都似乎在书写成一个大大的“笑”字,虽然,她根本未耸肩、未抬臂、未挪动脚步、未手舞足蹈或者根本就保持着一份静止和凝滞,但那浑身自然舒张的青春与活力已足以让你的每一个感觉器官都接受到这样的信息了!
    二十二岁的她,发育得丰满而又美丽!
    二十二岁的她,丰满和美丽了多少男儿日里夜里的梦!
    然而,二十二岁的她,也成为钟红杏心中最大的烦恼和愁肠!(在这里,不论周围的人怎样看待,咱们还是启用“钟红杏”这个已被其他字眼代替了的名姓吧!)
&nb哪所医院看癫痫好sp;   女儿大了,当妈的的烦恼就自然增加了!尤其在这样一个相对封闭又充满了某种原始野性的山后小村中!这是一种产生于这片泥土上的必然!
    但钟红杏的烦恼并不是其他普通的当妈的所能理解的!
    因为钟红杏就是钟红杏,具有这片土地上劳动妇女所共有的共性,又太多其他妇女所不具备的“特质”!
    每一个和槐花姑娘同龄的男孩都曾在心中梦中把她做为自己追求的对象!但几乎没有几个平常的家庭敢向(或者是愿向)钟红杏家提亲,因为不论刘槐花多好、多漂亮,但她终究是钟红杏的女儿!
    “女人是娶来生孩子、传宗接代、过日子的,又不是当神仙供着,当花瓶摆着供人欣赏的,要那么漂亮有啥用!老婆越美,男人的烦恼就越多!”
    “钟寡妇调教出来的女儿,也不会是什么好货色,过了门,谁守得住啊?”
    “咱是好人的根痕,要找就找个门当户对的……”
    ……
    要说完全没媒人登门,那也是假的。从女儿十六七岁开始,媒人也三番五次的来,但钟红杏一听对方的条件,不是那三四十岁了因为各种原因还没有安个窝的“老光棍”,就是年龄相当却五官不周、缺胳膊少腿的残疾或者自小落下个什么病根的“病秧子”,开始时,钟红杏气不打一处来,一顿臭骂让这些媒人连滚带爬逃出门下次路过时还心有余悸!但后来,这样的事钟红杏见惯了、听腻了,也就懒得再逞泼妇之威,淡淡地回绝了事;再后来,她也有点灰心了,眼看着女儿一天天长大,再不找个婆家,总不能老养在自己身边吧!
    但钟红杏怎么想归钟红杏,刘槐花自有刘槐花的主见!
    她是方圆左右同龄姑娘中惟一上过初中的,虽然没有从读书这一条道上找回个啥名堂,但读书却读出了她的主见!
    这不,这个晚上,娘儿俩吵起来了。
    “今天,李塬上李春峰你表叔来过了!”
    晚饭后,闲着没事,娘儿俩拉个木头疙瘩在院子中的老杏树下坐着闲聊。
    三月上旬的夜晚,扑面而来的山风,清凉中带着温厚,杏花开得正艳,不时地从树上“扑簌簌”坠落几枚花瓣,整个院子,弥漫着轻轻淡淡的甜香。
    “嗯!”槐花姑娘手中拈着几瓣落花,看着空中明朗的星星和对边黑压压似乎要压过来的山峰的暗影,母亲的嘀咕,并没有引起她多大的在意。
    “他要为张塬上一家人提亲!”母亲很不经意地说着,仿佛在跟女儿提起一件不关乎自家的话题。
    “嗯!”槐花继续玩弄着手中的花瓣,眼睛继续在黑暗中扫描着远方。
    她在想什么?母亲想。
    “那家条件还不错,地方宽敞,种着几十亩塬地,家里很有些粮食,还喂着两头牛,一匹骡子,养着七十多只羊!”母亲加重了语气。
    “嗯!”槐花心里在想,春天的夜晚真的好美,明明如此不起眼的山沟沟,在星光灿烂的天幕下,居然也会显得这么耐看。
    “槐花?”母治癫痫病医院那个好亲有点儿不耐烦了。
    “妈!”她惊异地回过头来,看着母亲,圆溜溜的眼睛在母亲的心里一闪一闪闪的,“我在听着呢!”
    “那你什么意思?”
    “你怎么回复他的?”
    “我说跟你商量之后再给他答复!”母亲充满期待。
    “妈!”槐花的语音里透出某种让母亲心里又温暖又酸楚的味道。
    “那家人不错!小伙子你也认识,叫做张岁羊!挺老实厚道!”
    “张岁羊!”槐花迅速在脑海中翻找着这样一个人,然后便依稀地感觉到一个矮瘦的模糊的人影从黑暗中向靠近。
    “我不同意!”她说着,又开始看星星,想自己的心事!可是夜神,我应该赞美你呢,还是应该批判你?你的确以某种神秘的面纱启开了人想象的闸门,但你又以自己不可见的力量掩盖了太多丑陋和寒酸的现实!
    “你!”母亲有点生气了。但在已经二十二岁依然未嫁的女儿面前,她即使生气也显得有点儿中气不足,大概是因了心中存在某种内疚和愧悔的成份吧!
    她们这一带,男男女女十岁前大都在双方父母的主持下“挂了锁”(挂锁,实际上就是订婚,按当地的传统习俗,在订婚当日,男方家要用红丝带拴一把小锁套在女孩脖项上,并象征性地在锁上缚些钱,表示男方已将该女孩用锁锁住了,从今后若非出现意外,就生是他家人,死是他家鬼),女儿家一般十六岁左右顶多十九岁就过了门,成了别人家一口人。她钟红杏以一个妇道人家在这方土地上活得有名有姓是一个例外,而她的女儿二十二岁了依然没出嫁并且连婆家都没找下则更是例外中的例外,她明白,正是因为自己这“例外”拖累女儿成了那“例外”。
    “妈!”她有点撒娇地叫,并将身子向母亲身边偎了偎!她当然心疼母亲,但她更理解母亲!如若不是这份理解,恐怕从她一晓事开始,母亲就该在她的心目中颜面扫地!也正因为这理解,她才倍觉得她“赫赫名威”后隐藏头着的光辉和伟大的另一面。
    试想,一个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姑娘家,书能读到初三毕业,找婆家也先征求本人的意见,谁家的姑娘能有这个“�气”?哪家姑娘的终身大事不是在毫不知事的年龄就在父母的手中做了决定?本人又几曾有过申辩和选择的权力?也惟有钟红杏才能有此非凡之举!
    “你已经二十二岁了,还能让妈养活你一辈子!”母亲今天却真的生气了。
    “我不要妈养活,我要养活妈呀!”槐花仰起头,在黑暗中看着母亲的脸庞,委屈地说。
    钟红杏噎住了。
    “胡说!”顿了顿,怒声道。
    “妈,别逼我,我就一辈子不嫁人,一辈子侍候你!”槐花噘起了嘴,赌气地道。
    钟红杏又不言语了。平时明明挺犀利的口舌,可是在女儿面前,连一句利索话也说不出来。
    “妈,别逼我跟那些羊儿、狗儿的过活!你女儿比谁差了?”槐花继续道。
    钟红杏心里忽然一阵酸楚,泪水不由得涌出了眼眶。
   长春治癫痫哪个医院好 “都是我,都是我没有调教好你,这会儿连妈的话也不听了!”钟红杏絮絮叨叨地说,话音里含着哭声,“我这样做图个什么,还不就是希望你不要象妈一样受一辈子穷苦,受一辈子欺侮吗?妈这一辈子命也够苦了,被硬打硬降来到这个穷山圪崂跟了你爸那个死鬼,四方土还没有踩遍,他就一撒手啥也不管了!都是我太疼你了,把你纵成今天这个不知好歹的浑样子!人家张家有钱有粮,有吃有穿,田地宽敞,条件是没得说,是福把你烧得还是怎样,你不去,你居然不去……”
    “妈!”槐花听得母亲哭了,顿时慌了,心里惨惨地拉长了噪音叫了一声。
    “你滚!滚出去,看那儿好滚那儿去!”她忽然硬起心肠,一声怒吼。
    槐花惊怔了一会儿,忽然捂着脸哭着跑回了屋子。
    钟红杏在夜风中坐了很久,气苦了很久。最后,索性不哭了,又将整件事端出来,从头至尾盘算了半天,但还是未理出个头绪来。她觉得心里好乱,好乱。这事不能怪女儿,要怪就得怪自己。自家的闺女自家清楚,“我的槐花儿,漂亮聪明,心地善良温和,平时言行稳重有礼,别说在这庙儿坪,就是访遍全乡,走遍全县,也很难寻得到几个能比过她的,要是在其他父母双全的好人家,别说那些七跛八拐、五官不周的男孩儿,就是县委书记、县长的公子也配得上?可是现在落到这般光景,怪谁呢?能怪女儿吗?一切只能怪你这个当妈的!只能怪你这个不要脸的、苦命的寡妇!女儿呀,你生错地方了!”她独自想着,心里猛然间泛涌出无限的屈辱和对自己的仇恨,几乎要扬手给自己几个耳光。“你这个不要要脸的坏胚子……”,眼泪又涌上来了,她不由得抽抽搭搭地哭开了。她很少有流泪的时候,也基本没有用眼泪渲泄和表达深藏内心苦楚的习惯。女人的泪水有两大功用,其一是表达自己的痛苦和伤感,其二则是为了博得别人的怜悯和疼爱。可她钟红杏,从一生下来到现在,生活中何时存在过一个可以毫无忌惮、泪眼面对的对象,她能用眼泪博取什么,别人的同情吗?不,她如果付出了泪水,得到的也许只有更多的戏谑和蔑视以及嘲笑和玩弄。
    “女儿的事怪你,你的一生又怪谁呢?走到今天这一步,你又能怨怪谁呢?”怪将自己的女儿拿来换了一石糜子、两斗荞麦和两斗豌豆的父亲吗?怪刚结婚不到三年便将自己和刚满岁的女儿扔下不管撒手西归的丈夫吗?怪公公、婆婆?还是怪……她只能怪命运,这一切只能怪冥冥中主宰着人世万事万物的老天!
    “老天爷呀!你这个挨千刀宰万刀剐的的贼!我上辈子即使刨了你的祖坟、翻了你的先人、砸碎了你的牌位扔在厕所里,这辈子让我做牛做马做猪做虫子是我活该,让我受苦受罪受千人骂万人唾受尽欺弄侮辱是我自找的孽,为何要牵累我的槐花……”
    她哭一会,骂一会,想一会,恨一会儿,自个儿在院子里的老杏树下闹腾了很久,最后累了,不哭了也不想了,索性瞪圆了眼睛呆怔怔望着浓浓夜空下黑沉沉的峰峦。
    槐花一个人在黑洞洞的屋里爬在炕上哭了一会儿,开始她只是一味地气苦着:“妈妈嫌弃我了,她不爱我了,她要把我嫁给那个张岁羊……”后来,不见母亲进来睡觉,也就不哭了,擦干眼泪,爬起来悄无声息地摸索着走出门,在门槛上坐下来,静悄悄地望着坐在院畔的母亲!母亲的哭声她听到了,但她没有出去,只是一个人呆怔怔地想着心事!
    对母亲,她的心理是复杂的,说不清是爱还是恨,但大概爱的成份更多一些,所以换做其他任何事,此刻她会为了母亲的破涕一笑早已做出让步了,但惟黑龙江癫痫重点医院独这件事不行!未来在她的心目中是黑暗和盲目的,她想不清也不愿想得太清,只是模模糊糊地凭着自己的感觉去做取舍抉择。今天的事,她只是隐隐约约觉得不行,只是觉得自己的一生不应该如此仓促如此草率如此无奈地在今夜就这样含含糊糊地定下来,只是觉得自己未来的丈夫不该是那个张岁羊!
    二十二岁的姑娘,如果在如此美丽的春天没有做过美丽的幻梦,那是不可能的,但问题就出在这“美丽”上,现实的抉择与那朦朦胧胧的梦稍做比较,她立刻就坚硬了自己的心肠!
    “我需要一个家,需要爱情,也终究要嫁人,但这一切必须由我自己来决定!”她想。更何况,已经二十二岁的她,已经知道疼爱母亲的她,又如何肯为了自己的幸福而把母亲一个人孤苦伶仃地扔在这穷山窝窝里呢?
    “不能接受我的家庭现状,不能接受并尊重我的母亲的人,我能接受他吗?”
    “不能!”她下定了决心。
    然后,她慢慢地来到母亲身旁。
    “妈,夜凉了,进去休息吧!”她不无疼惜地说,并将手伸出来要拉母亲起来。
    母亲没有抓她的手,是回过头来在黑暗中借着微弱的星光仔细地审视自己的女儿。
    刘槐花没有做声,使劲地摇了摇头。
    钟红杏完全失望了,长叹一声,颓然地低下了头颅,不再理自己的女儿。知女莫若母,女儿外表上温柔和厚,可骨子里却坚硬得跟钢铁一样,她决定的事儿,别幻想着会有改变。
    “妈,你觉得你女儿的一辈子就该这样稀里糊涂地定下来吗?”女儿幽幽地说。
    她低着头,没有回答,肩头却微微地动了一下。
    “妈,你希望你的女儿走你的老路吗?”她继续说,声音里满是某种尖酸的味道。
    她依然没有做声,但心里却翻卷着汹涌的涛浪,“怎么会呢?我让你走我的老路了吗?这丫头越来越不象话了,跟自己的妈这样说话,十来年的书都读到哪儿去了!”
    “妈,你希望我象你怨恨我外公一样怨恨你一辈子吗?”女儿的话依然尖锐刺耳,但声音里已带上了哭意!
    “胡说,妈只是想给你找个殷实人家,又不是想拿你卖钱!”她想此来给女儿以反攻。
    “妈,别说了,咱睡觉去,明天一早还要到酸枣洼种洋芋呢?”显然从母亲的话音里听出了让步的味道,忽然间破涕为笑了,撒娇地扯住母亲的手,使劲拉她。
    “这个死丫头,吃疯了,都快把妈的胳膊扯脱了!”钟红杏笑骂着,站起来,一边拍自己的屁股,一边颠颠在跟在女儿身后向屋里走去。
    娘儿俩也没有点灯,就关上门,摸索着钻进被窝。
    女儿一会儿就发出了甜美的鼻息。
    钟红杏却怎么也睡不着,她竭力克制着纷杂的思绪,在心里对自己说,睡吧,睡吧,明天还要老早起来下地去呢?可是那些子被压制了许多年的陈年往事,却一股脑儿地翻卷出来,抖落了历史的尘埃,如不屈的灵魂,如清新的幻影,一桩桩一件件在黑暗的空间里绕来绕去……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的治疗   治疗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中际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正规吗   北京癫痫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郑州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治疗癫痫的方法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看癫痫病医院   有哪些治疗癫痫的好方法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小儿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羊羔疯能治好吗   治疗癫痫的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症的症状都有哪些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儿童癫痫的治疗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都有哪些   癫痫症状   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   植物网   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西安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南昌癫痫病医院   西安中际脑病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症状   成都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能治好吗   湖北癫痫病专科医院   济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郑州专业的癫痫病医院   郑州哪家癫痫病医院比较好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郑州军海癫痫病医院怎么样   全国治疗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癫痫病怎么治疗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湖北治疗癫痫病医院在哪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河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哈尔滨治疗癫痫病费用是多少   黑龙江癫痫病专科医院   陕西癫痫病专科医院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